這時,正自東宮正要回到霽晴殿的玄踩著不疾不徐的步子往前行進,就在長長的廊道轉角忽然停住了步伐、一臉思考地站在原地好一會兒,而後才微微地抿起唇,於瞬間歎了一口氣。

將主子與那位小公子單獨地留在寢殿內,應該不會有事吧......!?

他還真是擔心主子又會對這個自天外來的陌路人下手,又將人家整得死去活來才會罷手;因此,玄皺了皺眉,忍不住再次歎息的他發覺心頭忽然應和著滿心擔憂而頓時升起一股極為陌生的情緒,於是,在伸手捂住胸口、搖搖頭之後便邁開了大大的步子,邊走邊無奈地嘆著氣。

唉......

主子的這種毛病也不是一日兩日的事情了,個性自小便扭曲而孤僻慣了的他便養成了對任何事物或是任何人都不願相信的性格,以至於他喜歡見到別人為難,因為只要見著別人有負面的情緒產生,那就會成為他無聊時候的娛樂。

所以,就算是身為主子的護法的他也逃不過被主子拿來當他感到無聊時的一個特大娛樂。

真不知道自己該不該找個時間勸勸主子,不過,按主子那種冷傲又不按牌理出牌的個性,很可能對他的忠言勸誡會左耳進右耳出的吧......

哎,想起來還真是挺無奈的啊!

思索完畢,玄的人便已經站在有另外兩名護法把守的霽晴殿門外頭了,於是他淡淡地抿抿唇,準備踏進門裡。

『玄護法,你可終於回來了呀!主子好像正在裡頭跟那個自天外來的小傢伙吵架的樣子,從我們這裡就可以聽見那些吵嚷的餘聲......』門旁的護法之一的『石』,朝玄這麼開口;而,沒想到另一邊的『綻』也跟著點點頭。

「吵架!?」玄一臉訝然地望著門前的左、右石獅,蹙眉:「那你們知不知道那兩個人在裡頭都說了些什麼!?」

『這個......』石其實有點為難,因為主子沒有說他們可以在他的背後亂嚼舌根,萬一被他逮到他們跟玄護法亂說一通的話,他們是會被撤除護法身份的啊!因此,他們還是乖乖當隻啞巴護法比較安全。

畢竟,他們能夠從一座普通的石獅變成霽晴殿前的護法,全都是拜皇甫天霽身上那無與倫比的靈力與術法之賜,如果沒有這股靈力,那麼他們就與普通的石頭沒什麼兩樣了,所以,他們對自家主子的敬畏心也可由此而知。

心知石心底的那個猶疑,於是綻代替他,將他們的為難之處給說出口來:『這個......玄護法只要進門去就會知道了!』

「好吧!」玄皺皺眉,覷著兩隻石獅一副戒慎恐懼的模樣,也不好再讓他們為難了,於是抬腳跨進門裡、走入內殿之中,沒想到就發現主子正被那位醒過來的天外之客給出聲追問的情形。

「那你究竟知不知道杏藍掉在哪裡!?」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啊......那我到底要怎麼去找杏藍啊......」洛唯十分喪氣地垂著頭,他唯一的希望馬上就因為皇甫天霽的這句話而破滅了。

皇甫天霽覷著洛唯傷心的樣子而蹙緊了細眉,面上的一抹淺淡擔憂讓玄這個局外人明白地瞧見的此時,忍不住望住皇甫天霽那張在此刻略帶一絲複雜的側臉,思索起來。

自他有記憶以來,主子從來沒對誰露出過那種表情......或許,主子是不會將他的忠言聽進去,但是現在主子會對著一個認識不到一日的陌生人露出這樣的神情,這是不是代表其實主子的那顆心還沒有完全心死!?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主子的那顆心就還有希望可以救回......

抬眼瞄向瞬間沉默的兩人,玄大膽地開口:「主子,要不你就將這位小公子留下來吧!?這樣有個人陪著你而不會無聊,何況也能順便幫幫他......」

皇甫天霽愕然地將目光挪向玄一臉笑容地對洛唯開口:「請別擔心,主子會幫你的。」出聲安撫洛唯完畢後的玄轉回頭去笑著一張臉、柔聲請求,「主子,可以嗎!?」

其實洛唯也覺得眼前的這個黑衣男子說得很對,於是馬上將視線瞄向一旁的美人......不,是美男子,他的雙眼甚至懇求似地綻出點點光芒,看得皇甫天霽登時啞然。

「......」皇甫天霽覷著玄一臉微笑,無奈地撇撇唇,過了許久之後才緩慢啟口:「好吧。」反正他也答應過要幫洛唯的。

不過,究竟是如何的『幫』法嘛......他可就不太確定了。

「太好了。」玄笑著望向洛唯,「這位小公子,我家主子其實是個好人,他一定會幫你的。」

洛唯搔著頭,無話可回:「嗯......」那個美美的三皇子是個好人!?他現在已經開始懷疑了。

瞥著玄與洛唯相談甚歡的樣子,皇甫天霽忍不住撇撇唇角,一臉的莫測高深。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