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天》/ 花待人 2



傍晚近夜,星子當空閃耀著微弱的光芒,一片的閴靜籠罩著整個平安京。

晴明邸的窄廊邊上有四抹影子,分別是宅子的主人,陰陽師‧安倍晴明與武士好友─源博雅,另外各據兩人身邊的是兩名身著十二單的女子,其中一個是陰陽師的專用式神‧蜜蟲與一名在晴明邸從未見過的妙齡女子。

微涼的夜襯著天上的月輪與星子,繁華的草木與花朵在夜下搖曳生姿,初春的淺淡氣息隱隱圍繞在眾人左右。

「晴明啊...」武士一個猶豫地啟口,眼角偷偷望向身邊正在給他已經喝空了的酒碟子裡頭斟入酒液的女子一眼,頓了一下後,輕聲:「她......也是你的式神嘛!?晴明......」

陰陽師抬手接過蜜蟲斟好的酒碟子,微笑:「喔,當然不是,她叫『錦姬』,也不知道為什麼的,她在今天早上就出現在我家的院子裡了......」

「啊......?是這樣喔......」博雅訝然地回視著低首的錦姬,點頭。

他還以為只要出現在晴明邸裡頭的陌生女性都是晴明所操縱的式神呢!
原來還有不是式神的女人啊...

「那你為什麼讓她做斟酒的工作?這些事情應該是你的式神專門的......」

陰陽師瞥了博雅一眼,確認他只是覺得奇怪罷了,遂淡淡開口:「喔,她拜託我在他離開前讓她消磨一下時間......」

「所以便讓她負責替客人斟酒?」博雅問。

抬手端捧起酒碟子的陰陽師穩當地就口輕啜,唇邊泛出淺淡的微笑,「是啊!」

「那麼她要什麼時候才會離開?」博雅緊緊追問,盯著陰陽師那張清淡合宜的面龐上忽然因為他的問句而產生一抹笑紋,絕美的笑容隨著陰陽師垂手擱下酒碟子之後才緩慢出現。

「怎麼了?博雅,你在急什麼呢!?」陰陽師那抹輕柔的微笑和軟言就向道溫柔的風一樣吹過頰畔。

博雅無奈地抓抓頭,「要女孩子替我倒酒,總有些不好意思啊!蜜蟲是因為我已經習慣看到她做東做西的了,所以......」傻笑。

陰陽師瞪住博雅,啞然失笑了,「博雅,你真是個好人!只是,某些人可不像你一樣呢......」說得煞有介事的陰陽師忍不住垂睫低語著。

「啊?」博雅呆愕住。

陰陽師不介意地笑了笑,「其實是這樣的,今天早上,錦姬出現在櫻花樹前...」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