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撇著唇、望著特地前來要他善後麻煩的老四離開的背影,怔忡了一下子才回頭打算抱起繼續昏在椅子上的洛唯回到榻上,沒想到當他伸出一雙健臂的時候,耳邊頓時聽見一串穩健到像是魔音的腳步聲音,因此沒轍地隱去了心頭漸升的不耐煩,皇甫天霽只好閉了閉眼後驀然回首。

覷著正要踏入殿門裡的那個身份尊貴的男子,皇甫天霽忍不住皺了皺眉,「太子殿下。」

聞聲的東宮馬上抬首望住在所有皇子之中最不合群、個性也最是冷漠、而且還老是喜歡獨來獨往又愛裝神秘的自家三弟,馬上跟著露出一張笑臉來,故作訝意地抬眉:「啊!被你看到了。我這次可沒有偷偷摸摸進門喔!」

「我知道,你是正大光明地自外頭用兩腳走進來的。」皇甫天霽接下東宮未竟的話,淡漠地撇唇。

......真是煩人,剛剛送走了一個,現在又來了一個。

皇甫光風咧笑:「你知道就好。」跟著轉了轉眼瞳,腳步也隨之跨進門檻裡,走近面無無表情的皇甫天霽,心知肚明他現在並不高興見到他,說話也就稍微地客氣了些,「老三,我有幾個問題想問問你......」

沒來得及走成的皇甫天霽於是順勢坐回適才的位置上,神情慵懶地托腮,碧眸瞥向東宮,態度不慍不火地歪首:「哦?不過,我想你也不會沒事踏入霽晴殿的。太子殿下若有什麼問題就問吧!」

「你保證你都會按實回答嗎?」皇甫光風睨著皇甫天霽,一陣狡笑地問。

覷著明知故問的太子殿下,皇甫天霽登時露出一抹哂笑:「我只回答我想說的。」

「哦......」被一記回馬槍擋回疑問,皇甫光風轉了轉眼珠,舉手指向一旁昏了過去的洛唯,「那麼,他是誰!?」

「我的貼身隨侍。」

「哪時候收進霽晴殿的!?」擺明了不信這個解釋,皇甫光風不怎麼相信他這孤傲自閉的三皇弟竟會讓一個活人踏入他的霽晴殿裡,而且還收這個來路不明的小子當貼身隨侍;畢竟,他這三弟自小就跟那些非活人......那應該叫做『護法』的東西生活在一起。

「昨日。」皇甫天霽沒打算瞞著皇甫光風,反正他去問也問得到。

「原來如此。」皇甫光風望著洛唯清秀的面龐一陣思索起來,末了才轉向皇甫天霽,「那為什麼你要讓我派人去把老五找回來!?這原因總可以告訴我吧?」

「因為我從水占裡看到老四那裡需要老五幫忙。」

「哦!?」驚訝地攏起眉,皇甫光風覷著皇甫天霽,忽地笑得很神秘:「這個人不會是老四吧?」

「當然......不是。」皇甫天霽瞥了皇甫光風一眼,「老四那兒來了個天外之客,只是他從天而降的時候剛好摔進老四懷裡,沒想到那個粗心的莽夫竟然失手把人拋了出去,所以那個人的頭受了點傷。」

「有這種事!?」皇甫光風的面上滿是詫異。

「就是這樣。」皇甫天霽毫不關切地聳聳肩。

「那你為什麼要救他!?」

「那個人是老四的人。」

「什麼!?」皇甫光風再度驚訝,瞄向皇甫天霽的眼底堆滿不敢置信:「是老四要你救人的嗎!?」他會相信皇甫天霽的話,是因為他曉得他這三弟擁有知過去與看未來的本事。

「也不算是。」皇甫天霽撇唇,「反正他以後會感謝我的。」

「什麼跟什麼啊......你愈說我聽得愈糊塗了......」皇甫光風喃喃自語著,覷著皇甫天霽的唇畔微微勾起一抹狡黠的淺笑。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