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看著皇甫光風的背影出了殿門之後,於廊角轉身,接著遠去的皇甫天霽輕輕抿起丹唇,一副思索的模樣;只是沒多久之後,他便轉回身來覷著椅上的洛唯,打算將他抱進內室裡之時,卻發現他早已睜開了那雙漂亮黑眸,一邊孩子氣地伸手揉揉眼。

「三皇子......」

「終於肯醒過來了嗎?我還以為你肯定會昏到明日才會醒來的呢!」唇邊漾著一抹淺淺哂笑,皇甫天霽瞥著洛唯緩慢地放下手,視線朝他挪了過來。

洛唯不悅地嘟著唇,瞄了皇甫天霽那張似乎正藏著一絲隱約的嘲弄的美麗面容,登時赧顏之後又開始說話結巴了:「我、我哪會這樣啊......」他不過就是被當場嚇昏而已嘛!又不是被什麼東西給敲昏的說......

皇甫天霽撇撇唇,很不給面子地開口:「那麼,剛才是誰突然昏了過去的啊!?」壞心地扯著笑花,望著洛唯那副窘樣,他的心情又好了許多。

「那是、那是......」覷著皇甫天霽那張瞬間變得既邪又美的面龐,洛唯的心跳因此漏跳了一拍,忍不住再次紅了頰,終於想起自己昏倒的原因為何了,於是感到很不好意思地脫口小聲喃喃:「那是因為我看到了很奇怪的東西啊......」他又不是自己要昏的。

「哦?」興味地挑起一邊細眉,皇甫天霽明知故問:「那你倒是說說,你究竟看到了些什麼?」

聽見這個問句的洛唯不禁臉色一白,而後緊張地探頭來回望著四處,就怕在這時候會有什麼詭異的東西跳出來嚇他或是咬他的表情;而他這種膽小的模樣讓皇甫天霽當場忍俊不住,登時笑了出來:「哈哈哈哈......」

「你笑什麼!?」洛唯生氣地鼓著頰、狠瞪著皇甫天霽,「哪裡好笑了!?」

沒有回答洛唯的問題,皇甫天霽逕自笑得十分愉快,末了還笑出了閃爍的淚水;這小傢伙還真是寶,明明就怕那些非人怕得要死,還故意忍著懼怕、裝出一副自己什麼都不怕的樣子,他還真是很可愛呢!

洛唯很想哭,他苦著臉色:「為什麼你都不怕!?難道你都沒有看到剛才的“那些東西”嗎!?」

慢慢地收回了過大的笑容和笑出的淚,皇甫天霽以指尖抹抹眼角,撇唇淡道:「你看見的那些東西我並不會害怕。」天哪!這小傢伙還真是有趣極了!他還是第一次笑得這麼誇張的。

原本他會留下洛唯也只是按著水占裡的啟示來做的,沒想到讓他待下來竟然是這麼一件有趣的事情!

「為什麼!?」很有求知精神的洛唯忍著眼角邊閃閃的淚光,疑惑地問。

「因為他們是我的護法。」

「護法!?」洛唯懵懂地搖頭表示不懂,「那是什麼意思!?」

「他們是專門保護我的。」

洛唯終於明白了,照皇甫天霽的說法來看,他口裡指著『護法』的意思應該是等同於他們世界裡所說的『保鑣』,也是啦!畢竟皇甫天霽可是玄燄國的三皇子呢......

「那麼,他們都是『人』囉!?」

「並非如此。」皇甫天霽淡淡努唇,「他們是任何物體的精靈,並不是你以為的『人』。」

洛唯馬上哭了;嗚嗚!他就知道這裡其實是個鬼屋......

涼涼地瞥著洛唯馬上又被他的話給嚇哭了,皇甫天霽很沒同情心地開口說:「等你住久了就會習慣了。」

啥?習慣!?

洛唯驚瞠著雙眸,馬上拒絕地搖頭了:「......嗚嗚,我不要這樣啦!」再待下去很有可能是他會被嚇掉半條命......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