瞟著洛唯那副哭得可憐外加被欺負的模樣,皇甫天霽忍不住哈哈大笑道:「呵呵!你還真是有趣得緊......」

洛唯哭喪著一張清秀可愛的臉蛋,無奈地低聲嘟嚷著:「嗚嗚!其實一點都不有趣......」他本來就最害怕那些無形的東西,沒想到這次在跌入異時空之後,落單且無依靠的他竟要跟著這個怪怪的三皇子住在一間鬼屋裡!嗚嗚......

......這個時候他就會想起已經失蹤的柳杏藍,他實在是好想念杏藍喔!起碼他不會用那些“無形的”東西來嚇他。

皇甫天霽望著洛唯有愈哭愈慘的趨勢,於是面無表情地撇撇唇,不甚甘願地啟口安慰道:「放心,它們向來只聽我這個主子的話,沒有我的命令,它們是不會出來胡亂嚇人的。」

「真的嗎!?」洛唯流著淚,轉頭看向神情仍舊不痛不癢的皇甫天霽,疑惑地歪首。

「我才懶得跟一個膽小鬼說謊。」皇甫天霽嘖舌,不屑地睞了眼正拿起衣袖邊沿擦起眼淚的洛唯。

沒辦法嘛!古代哪裡有“衛生紙”這種東西啊!?他們這裡的紙很珍貴的,通常都是用來寫字,而他總不能讓別人拿紙來給他擤鼻涕吧......

撇去了眼角滴出的淚,覷著皇甫天霽哼了聲,洛唯十分委屈地說著:「你幹嘛這樣啊......」他不過就只是怕那些看不見的好兄弟而已嘛!有必要這麼歧視他嗎!?

「它們比人善良多了,有什麼好可怕的?」皇甫天霽冷哼。

在他眼底所見,皇宮裡的這些人才可怕。

洛唯瞥了眼似乎因他的話而感到不悅、蹙起細眉來的皇甫天霽,小心翼翼地開口:「是嗎!?」他懷疑,那麼剛才他所見到的那些東西對著他一陣張牙舞爪是假的喔!?

「哼!」不正面回答,皇甫天霽自鼻子裡哼了聲,說:「如果你醒來了,就跟我過來!」

「知道了......」洛唯子椅子上起身,伸開了四肢的他忽然發現自己手腳發麻了,那抹自腳底升起的麻辣痛感讓他的眼角頓時逼出了兩滴眼淚,「嗚!好痛啊......」

走在前頭的皇甫天霽知曉洛唯手痠腳麻的原因,忍不住嗤聲笑了出來;洛唯扁扁嘴,突然覺得這三皇子一定知道他為何會這樣的原因,但他沒敢問,跟著皇甫天霽的步伐走進內殿裡頭。

「這裡是我的寢殿。」皇甫天霽回眸淡道,而後又舉起手來指向一旁以一片屏風隔開的小偏殿,說:「你就住那裡,好讓我隨時找得到人。」

「喔?」洛唯按著皇甫天霽指尖所指的方向走進去,那座偏殿裡有個精簡的小房間,佈置與擺設都非常優雅有品味;應該說,整個霽晴殿皆是如此佈置的,因為它們的主人是美到不像男子的三皇子皇甫天霽,所以,居處自然也會跟它的主子一樣吧!

「沒事的話,你就先將自己住的地方稍微整理一下,等到傍晚的時候就可以出來用膳。」語畢,皇甫天霽便踱出內殿。

「喔......」洛唯往外回應一聲,繼續環顧著這方他即將搬進的小室。

「“喔”什麼!?叫『主子』或是『殿下』!」

「是,殿下......」洛唯無可奈何地喊了聲。

真是『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啊!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