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擎站在床沿邊,微勾起唇線望著正佔領在他床舖上的女子。

真不知道這個奇怪的女人究竟是打哪兒來的,竟然受了傷並且就倒在他茅廬的大門口,害得他只得把她搬進茅廬。

別以為他是好心才幫忙她的,這女人也不知是敵是友,不過,既然另一個『他』要他幫這個忙,他當然亦不好拒絕;只要一想到是那個冷傲又不多話的龍擎希望他出手救助她,那麼他就施個小惠給他好了,以免他事事都來阻礙他。

換句話說,龍擎會救她無非是想利用她成為牽制另一個冷傲至極的男子的棋子罷了,絕非是好心好意。

瞄了眼躺在榻上閉緊雙眼的燄無雙,龍擎的唇畔淡淡扯出了一抹諷刺的笑;哼哼,反正他看著辦就是了!而且,這個女人看起來也不太像是個會武的女子,如果他一個不高興也可以毀諾殺了她。

龍擎心想著。

相信沒一會兒之後她就會醒了,唔......不如他就先去找點柴火來吧!況且她一身狼狽又渾身濕透了的可憐淒慘模樣,不幫她弄乾,搞不好『他』醒來後會以為是他做的好事呢!

龍擎揚起唇角地望著床上安憩的美麗陌生女子,笑了出來;心底也跟著懷疑起那個另一個『他』該不會是對這個女人一見鐘情吧!?

他還記得『他』就是第一眼愛上那個姓龍的好友──燄無雙那個小女娃的,沒想到『他』竟會為了這個莫名其妙的女人向他低頭......這還真是有點諷刺,連未婚妻都還沒娶過門就急著想納妾了!?龍擎呀龍擎!你可真是一位好『狼』君呀......哈哈哈哈!

龍擎快意地大踏步離開了茅廬。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等到床上的燄無雙悠悠轉醒時候,睜開了雙眸的她驚訝地四處望著,望向窗外時已然是一片天黑,再低首一瞧,這才發現她讓人給抱進了一間屋子裡頭,擱在床上穩穩地安憩著。

忍不住心下一喜的燄無雙扯起唇角綻出一縷笑花。

會是龍擎大哥嗎!?

剛剛猜想著的燄無雙移動著痠痛的四肢想下床,雙腳卻不聽話地一軟、右腳一揪,疼得無雙差點落下淚來:「啊......我忘了我扭傷了腳踝......」緊咬著嫩唇,她哀然出聲後又跌回床沿。

燄無雙緩慢地低下身子、伸手撫撫仍舊隱然抽痛的腳踝,頓時感到喉嚨一陣乾渴,本欲起身替自己倒杯茶水的她眼前一片金星閃耀之後,登時無力地往前一撲,竟將桌沿的杯子和瓷茶壺撞得掉到地上,茶水和著碎片跟著灑了一地。

「啊!」燄無雙一個驚喊,很無奈地咬著唇、忍不住地哭喪著一張小臉,若是龍擎大哥在就好了,也不曉得他什麼時候回來。

燄無雙改以顛簸的步子凌亂地想踱出門去找水喝,卻碰上了剛好自門邊抱著一堆柴薪回來的龍擎,讓他在驚詫之下而頓住了腳步。

難不成她想離開嗎!?不!不行!

龍擎一個瞪眼,然後毫不猶豫地出手打了燄無雙一掌,接著看她瞪著一雙不敢置信的水眸瞅著他直瞧,唇邊登時溢出了一絲鮮紅的血,緩慢地滑或下頷,她瞬間沙啞著嗓音,顫聲道:「龍擎大哥,你......你......」話未說完的燄無雙就讓黑暗給攫獲──

最後暈厥。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