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燄無雙再次醒過來後已經天亮了。

茅廬內那扇唯一對外的窗戶射進幾縷刺眼的光線,微風輕輕拂過沉睡中無雙的那張姣美面孔,將她原本的清靈之美襯得更似天上的落塵仙子般,之前留在小嘴邊的血液也已經被人拭去。

不一會兒,燄無雙微微掀動著眼皮,長長的眼睫慢慢地打開,一雙水靈的眸子倒映著茅廬中的影像,怔了一下子之後,直起身子的燄無雙便發現她的四肢已然能動了,痠痛的狀況也好了些,正想下床之際卻望見了自己受傷的右腳踝不知何時已經上了藥,並包紮得好好的。

燄無雙一攏眉,難道會是他嗎!?龍擎大哥......

可他竟然在她暈厥前打了她一掌,然而這掌雖是不太疼,但是她的心底卻隱隱泛起的一抹冷意當場就穿透了她的四肢百骸,那種冷到骨裡的感覺是她想忘也忘不掉的。

燄無雙黯下雙瞳、微垂低著螓首想。

可......為什麼龍擎大哥要這樣對待她!?是她做錯了什麼嗎!?......不可能的,他們才剛重逢而已,況且龍擎大哥知道她就是他的小未婚妻──御風城的燄無雙嗎!?

燄無雙沉吟了片刻,突然間,一抹影子頓時替她遮去了那道道射進茅廬內的刺眼陽光,而這個人就是剛剛才自盤龍堡端著早膳回來的龍擎。

「妳醒了?」那聲細語又怕傷到眼前的可人兒的話的確是龍擎的聲音,而他自己也不敢相信他除了燄無雙外竟會對個陌生女子如此溫柔,而且還是個倒在他的茅廬門口的纖弱女子。

燄無雙聞聲抬起小臉,眼瞳裡帶著抹懼意,忍不住將身子一縮,再度窩回了床舖上,她那副防備的樣子教龍擎綻出一抹微笑,「別怕,我不會害妳的。」輕聲喃語著的龍擎轉頭將早膳置於桌邊、一邊誘哄著,熟料燄無雙只是愈來愈往床裡縮,大大的一雙眼跟著瞪住龍擎,燄無雙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再相信他。

因為他昨夜給的那一掌還教她記憶猶新,上一次當、學一次乖。

龍擎見她仍然維持著一絲警戒,於是無奈地露出苦笑;該不會昨夜的『他』對她做了什麼吧!?

正當他懷疑的當口上,燄無雙顫抖抖地啟口問了:「你......你叫什麼名字?」抖著唇瓣的燄無雙心想搞不好他不是她的龍擎大哥,只是個暫住的陌生客而已,可是他卻笑著回答出那個她最不想聽見的名字。

「我是龍擎,妳呢!?」

「我......」燄無雙駭異,沒想到他竟然真的是龍擎!?那麼他為何認不出她來呢!?難不成他已經忘了她嗎!?

燄無雙張著口卻無法發聲,畢竟這個打擊實在是太大了,因而無語;可是轉念一想,其實她和龍擎大哥也很久沒有見面了,他又如何知道她現在的模樣呢!?

「我......」心下一凜的無雙見他似乎沒有昨夜打了她一掌的記憶般地善意笑著,奇怪了,這件事明明是真的呀!難不成龍擎大哥有什麼隱情嗎!?

燄無雙直瞅著龍擎那誠懇的俊顏半晌,決定先探個究竟,「我、我是『霜兒』.......霜雪的霜。」猶豫了一會兒的燄無雙這才答話。

龍擎露出微笑地再三咀嚼這個名字,喃喃自語:「霜兒、霜兒......真是好聽!妳知道嗎!?我的未婚妻也叫雙兒,不過是天下無雙的『無雙』。」似乎是想到了小無雙的龍擎緩慢地笑著,是那種很溫柔、很溫柔的笑容再加上那似要溶化人心的眼神。

燄無雙的雙目陡地一睜,他正在說自己嗎!?難道他真的是不認得她了!?

燄無雙在心底驚喘一聲,「呃,那麼牆上掛著的這些圖全都是她的畫像嗎!?」指著石牆上懸掛著的好幾幅仕女的圖像,燄無雙問出她自醒來後就一直想問的問題。

龍擎好像被問了不好意思了,道:「我沒見過她,可是這些畫是我按著她幼時的模樣模擬出來的,另一幅畫是她青梅竹馬的大哥畫出來送我的......」

燄無雙點點頭,「原來如此。」她知道龍擎指的那位『龍大哥』其實就是盤龍堡的少主,龍瑜飛。

「嗯。」龍擎點頭,「妳受了傷,應該多多休息,所以我幫妳端來了早膳,先用一點吧!」

燄無雙微頷首,欣然同意地讓龍擎攙著她坐到桌前。

「不過,妳到底是誰打傷的!?那個人竟然用了同我一路的冰毒掌......」他想不透,為何要對一個弱不禁風的小女子使出這樣的毒手,撇頭望向她:「妳的家人知道妳出門的事嗎?」

燄無雙搖著頭,使著雙筷挾起魚肉,阻止自己別變了臉色、露出馬腳,「我......沒有家人......」說著,她黯下了一張小臉;如果她實話實說了,他亦不會信的。

龍擎以為自己踩到了她的痛處,沒料到燄無雙只是自覺對不起自己竟然為了隱瞞龍擎而詛咒爹娘和小弟。

「別傷心,妳可以把我當成妳的大哥。」龍擎忍不住開口安慰,接著伸出手來拍撫著她的肩,不知道為什麼,他一見到她難過就會覺得自己也跟著難過起來,是她和無雙同名的關係嗎!?他不知道......

燄無雙點點頭。

「別擔心了,我雖然無法解冰毒,可是『那個人』一定可以幫妳的。」龍擎道。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