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又即將降臨。

傍晚的夕陽餘暉斜照著茅廬裡的每一樣擺設,這兒不時有海燕飛過與波濤拍打著岸邊大石的聲音,那美麗的景色吸引著她,但燄無雙只能無聊地待在床上不能動彈,因為龍擎大哥說什麼也都不許她下床來。

不過,身中冰毒的她的身體的確是虛弱到連走幾步路都會大喘氣的狀況。

燄無雙就這樣靠著龍擎不時自盤龍堡內送來許多盅養氣補息的珍貴藥材來補身體,療養她的傷勢。

待天色慢慢轉黑,直到一輪明月躍上了樹梢,燄無雙在自早膳和午膳前就未見過的龍擎這才踏著夜色珊珊而來,走進茅廬的他的手上還端捧著一碟的晚膳和藥湯,輕擱於桌沿。

向床沿瞥了眼的龍擎一啟口就問起燄無雙的狀況,和之前的冷沉又有點不太一樣,燄無雙眼前的龍擎是有些邪魅不羈的,讓燄無雙在疑惑之下忍不住拿眼瞧著他,「怎麼樣!?妳感覺好多了吧!?」沒等她回答的龍擎再度回眸,逕自笑說著,「也應該差不多了吧?『他』可是擔心得很哪!」臉色奇邪地揚起唇線。

龍擎的這個改變又讓燄無雙當場吃驚地揚高了柳眉,眼瞳睜大,「你......不是龍擎嗎!?」她眼前的龍擎大哥似乎又轉變成她受傷了的那晚般。

詫異的疑問教龍擎噗笑出聲,後來竟然哈哈大笑起來:「我是他!?妳說,我是他!?那個膽子小到跟麻雀一樣的龍擎!?天啊!這是我聽過最好笑的笑話了!哈哈哈哈......哈哈......」難以自抑地仰頭大笑的龍擎沒注意到燄無雙正用著厭惡的雙眸瞪著他。

什麼呀!原來他不是她的龍擎大哥!?

暫時止住笑意的龍擎似乎發現了無雙的厭惡眼神,緩慢地露出一抹笑意,道:「不過妳說我是『他』也沒錯呀!我們是同一個人!呵呵......」龍擎邪邪地笑了,他舉步緩慢地踱近無雙,低首瞧著她微微變了臉:「不過,我實在不知道妳打的什麼主意!那晚,打傷妳的明明是──呵!」

燄無雙知道他要說的是什麼,忙瞪著他,道:「打傷我的那個人並不是龍擎!而是你!卑鄙又可惡的你......」燄無雙對他的好感全數消失,僅剩下厭惡和防備,只因這樣油嘴滑舌又邪惡到自傲自大的人並不是她的龍擎大哥,他們兩個人實在是差太多了!

此話一出,龍擎忍不住哈哈大笑:「可是妳是在逃避啊!因為龍擎也是我,我就是龍擎啊!哦,霜兒!?不,應該是──燄無雙!?呵呵......」

一聽,燄無雙瞠目結舌,頓時不知道該怎麼回話;他怎麼會知道呢!?她明明什麼都沒說呀......

燄無雙狐疑地猜測著,但是表面仍然不動聲色,撇撇唇:「我不知道你在說誰,燄無雙嗎!?她又是誰!?」本來想就此騙過他的,但是他似乎沒那麼好拐騙的,因為他在聽完她所說的話之後就馬上又無聲地笑了出來。

「妳別裝了,妳明知道我才是打傷妳的那個人,妳卻什麼都不說,這舉動讓我很懷疑喔!」龍擎微笑,「還是說──妳有其他的計謀呢?嗯!?」末了,龍擎一把將燄無雙的衣領威脅似的給提了起來,銳利的眼神鎖住她的水靈大眼。

想騙過他還早呢!如果她不是燄無雙,那在他進門前又為何直盯著靠近床沿那牆面上的美人圖直瞧呢!?她甚至於還對那些畫伸出手來,輕輕地撫著圖像的美人發愣......

燄無雙毫不猶豫地直直瞅著龍擎的眼瞳,沒有一絲懼意,這樣的氣魄讓龍擎也不禁為之讚賞,她明明就是一名纖弱的小女子,卻這樣地勇敢不畏懼,實在值得誇讚!

龍擎緩慢地放下燄無雙的衣領,讚許地瞅著她,沒想到龍擎還真有眼光選上她,就連他也為之動搖了,真是好個燄無雙!

她不俗的清麗絕色容顏泛著高傲與自信,昂起的下頷看起來是那樣地高貴不凡,這個燄無雙是個奇女子,「呵呵~~他還真是有眼光啊!燄無雙,算我服了妳,妳就安心地在這屋裡好好養傷吧!」彷如皇帝般的自大口氣教燄無雙皺了皺細眉。

「我記得這兒是龍擎大哥的地盤吧!?」燄無雙斜眼睨著龍擎提醒他。

「哈!妳真有意思!」龍擎轉著那對泛著邪氣的瞳眸,望著她輕輕地大笑;這燄無雙,還真是對他的胃呢!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