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龍堡一早就籠罩在陰詭的氣氛中。

龍瑜飛此時正立於客居中、鳳萳書的床邊,蹙著眉頭和微怒著一張俊顏,低首望著床沿奄奄一息的好友,龍瑜飛就很想把那個名為『龍夜驍』的夜盜給五馬分屍再說!

他竟然敢在盤龍堡上對他的人撒野!?看來這個男人是活得不耐煩了......

龍瑜飛咬著牙、瞪大眼眸,忙在管家─龍擎的耳邊吩咐傳令,「要全堡的人加強守備,還有......傳令下去,我一定要抓到這名夜盜!那該死的男人竟然傷了我的好友!」那雙不怒而威的眼瞳裡閃著一抹勢將擒回夜盜的強勢光芒,讓窺見的龍擎暗地裡捏了把冷汗,不作言語地退了下去執行主子的命令。

看來這步棋可是驚險非常呀!

龍擎冒汗地想著,可是為了救霜兒,也只好這麼做了!不管代價為何,他只得賭上一回。

不過,他沒想到的是鳳萳書竟然聯想得出那夜潛入他房裡的是『龍夜驍』......『他』告訴他,『他』不過是扔了一條刻有『驍』的玉石罷了,沒料到就因此被鳳萳書識破了『他』真正的身份!
但是他也不得不讚揚『他』竟然可以使出這招,好先轉移少主的注意力。

仔細想了想,這的確是個好法子!

當龍擎邊走顛想的時候,客居裡的鳳萳書微微地睜開了眼睛,一抹笑意躍至唇邊,由於龍瑜飛正背對著他倒杯茶水打算餵鳳萳書喝下,所以沒望見他臉上那抹笑容。

當他轉過身子正好看見鳳萳書睜眼,也應該說是鳳萳書想要讓他知道他已經醒過來。

「喝杯茶吧......」龍瑜飛眼明手快地踱至床沿半扶起鳳萳書那“據說”很虛弱的身子,擔憂地注視著他。

「唔......」鳳萳書不好推拒,只好扯出淡笑喝下,然後望見龍瑜飛安心的表情。

「還好你醒過來了,不然我真的會抓到那男人給你償命......」龍瑜飛烏黑的臉色讓鳳萳書笑在心底,真不知道他是該感動還是悲哀,沒想到好友竟然為了他要去殺人!?
嗯......這是否代表他在他的心底其實是很重要的!?

鳳萳書忍不住輕地微笑了:「嗯,不過那人也太不小心了,竟然留下證據......」鳳萳書眼一瞟地微笑著,故意提到這一點,使得龍瑜飛一個攏眉、回眸。

「嗯,你說的有點道理,因為那龍夜驍從來不在犯案現場留下證明的......」

「但是如果他只是一時大意的話呢!?」微揚起唇線又綻出一抹神秘笑容的鳳萳書啟口道。

「唔,或許......」龍瑜飛轉首輕吟著,回眸時卻望著鳳萳書那張美顏上的那朵笑花,疑問道:「那你不要緊嗎!?不是說被打中了!?」

鳳萳書嫣然一笑,似是不甚在乎,讓龍瑜飛因此皺起眉:「是呀,只不過中了冰毒掌罷了......」

龍瑜飛臉色變了,驚道:「那你──」怎麼會沒事呢!?

望見好友那驚疑不定的眼神正望著自己瞧來,鳳萳書哈哈大笑,「喂~~你忘記我自小就吃食不少的毒物嗎!?冰毒對我來說是不太致命的,但是在身體裡積蓄太久的話也是會不妙的......」

龍瑜飛臉紅,「對,沒錯,看來只好想別的辦法治你的毒了!」

「唔......我看還是請燄國的御風城主想想辦法好了,燄無雙不是你的妹子嗎!?」經鳳萳書一提起,龍瑜飛這才緩慢地點頭。

「是啊!我怎麼沒想到呢......」語氣帶著抹驚喜。

鳳萳書瞇眼含笑地頷首,「你去御風城問問,我在盤龍等。」

「這樣好嗎!?」

「嗯,因為你若要帶著我也不好走吧!別忘了我們的身份是孰輕孰重的,大意不得的!」鳳萳書輕道。

龍瑜飛點頭附和,「的確是。我們身份非常,一旦有個萬一......嗯......」

「所以你去請她走一趟盤龍堡吧!」

「好,我明天就給御風城寫封信後再出發好了。」龍瑜飛道。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