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擎一身黑衣、覆著面,一邊躡手躡腳穿過盤龍堡客居和廳堂間的九曲迴廊,在沒有半顆星子的黑夜,微涼的氣息籠罩著全堡。

真沒想到,龍擎那膽小鬼竟然要他冒這種險!他雖然是個夜盜,不過他可從來沒盜過自己哩!

哂笑著的龍擎小心地躍過迴廊邊,邊走邊瞧,他和白日的龍擎是不同的兩個人;白日的龍擎體貼溫和,夜晚的龍擎卻是邪魅惡劣,不過,他們卻是共同住在一具成年男子的身體內,就像光明與黑暗,個性迥然不同。

他們平時就只在白日與黑夜的交替之時做溝通,同時也囑託對方一些事,比如最近他常接到白日的龍擎拜託他的事──照顧霜兒;而他,龍夜驍今夜前收到他的囑託是──暗殺龍瑜飛的好友,鳳萳書。

他微微一笑。

他是沒殺過人啊!
反正他也猜得出龍擎此番動作的用意為何,只要能夠讓那姓鳳的傢伙中招就可以了,那麼他也就能讓龍瑜飛替他跑趟燄國取來烈燄丹了。

好一個錦囊妙計,不愧是另一個他!

龍夜驍翻過一間客居,轉往右方的迴廊旁的一間房,『他』之前說過鳳萳書暫住的就是這間房了,於是,他不動聲色地躲在一旁,抬頭望向門上的那塊扁額,只見那微弱的燭火微然地映出『鳳樓』兩字。

在門外小心翼翼地探首的龍夜驍望見房裡的燭火還燦亮地跳躍著,本欲推門之際卻聽見自內室傳來一道細微的足音,緊接著是一抹人影踱至桌沿,而這個人自是晚寐的鳳萳書,他自紙窗的倒影望見他立於桌旁,似乎是口渴了而替自己倒了杯茶水就口飲下。

他似乎還不睏哪,這下子可傷腦筋了,該怎麼引他上當中招呢......嗯!

在思考了一會兒後,龍夜驍微然綻出一抹笑容。

門板裡的鳳萳書在桌旁的椅子上坐下來,他實在看不太習慣自己的門外有人哪,而且還不是普通人哩!

略一哼笑的鳳萳書微微握緊了雙手,站在原地轉了個眸子的他忽然聽見自己門外響起了一道石子擊中門板的清脆響聲。

投石問路!?看來他是該好心地指點他怎麼走路囉!

於是,邪笑著的鳳萳書決定去應門,誰知當他走向前一打開門的時候竟然沒有發現半個人立於門外,只見一顆半大不小的石子落在他的門前和他面對面,也就是在此刻,他立即知道了這位訪客並不想和他直接面對面,唔......好吧!

鳳萳書笑笑地關起了門板,當一切再度歸於靜默之後,本想回到床沿的他冷不防地發覺桌上的燈燭已遭人吹熄,頓時房裡陷入了一片黑暗。

鳳萳書處變不驚地綻出一縷縹緲的微笑:「誰!?」語氣還得裝得驚疑不定,「快出來!!」又加上故意的喝斥才能搏得相信。

黑暗裡的龍夜驍忍不住笑了,心想這人還真是有趣,明明就不怕還裝成這樣,
該是給他點獎勵呀!

「出來!」鳳萳書說著,一邊轉了個圈,在雙眼已然適應黑暗了地四處瞄著,出乎意料的一股掌風朝他襲來之際,便朝著他的胸口猛然拍了一掌,當他悶哼了一聲的同時,鳳萳書聽見了自己的門板被人打開的聲音,緊接著是一抹黑影適時地竄出了他的門外,登時不見蹤影。

鳳萳書馬上面無表情地立起,一點也不像是中招的受創人,只見他在黑暗裡微笑,一邊伸手輕撫著自己的胸口:「哦喔,幸好他打中的是銀蟬翼......」銀蟬翼可是他們棲鳳山代代當家所傳下的寶貝哩!穿在身上聽說可以防刀刺劍穿。

回過神來的鳳萳書忍不住回首瞄向安靜的門外,瞬間露出了一抹美麗的笑容,輕聲道:「先看看他在玩什麼把戲好了,好像很有趣哪!」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