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22979425813.jpg 

《陰陽師》短篇 / 【妖刀】39

石中玉不悅地輕哼了聲,以表示回應。

克服了心中的障礙之後,博雅這才抬眼瞅著他,小心翼翼地開口:「石大人,初次見面,我是源博雅,任職於近衛府。」

像是在賭氣似的,石中玉哼笑之後,瞇眼俯看著博雅一臉的客套,不屑地說:『用不著跟我套交情。我們既不認識也素無往來。』何況他還是他得到晴明的一顆絆腳石。

發覺對方根本不給面子的博雅,有些疑惑地皺了皺眉:「石大人似乎不甚高興見到我!?」

『我說過了,我們不認識!』

「那麼現在不就認識了嗎!?」博雅笑著疑問,沒發覺石中玉的面孔在聽到他的回應之後,明顯地抽了一抽,又繼續把未完的話給接了下去:「石大人,我想問您一個問題......」

見到石中玉馬上不快地凝起臉色,晴明忍不住插了一句話:「你想問什麼就直接問吧!石大人是很友善的。」

石中玉有些忿忿不平地挪眼瞥了晴明一眼,那凌厲的眼底裡似乎夾著一絲對他的輕責;但是晴明卻是用一抹笑容淡定地回視他,讓他眼底那絲的忿怒在當下淡去了許多。

該死......他怎能夠影響他至此!?

登時,石中玉的肚腹裡皆是不滿的怒氣,但他無法對著晴明發作,只好迎上博雅那雙初生之犢的眸光,冷然的犀利目光似要將眼前的人一刀狠狠地穿透。

『你有什麼廢話就快說!』

博雅並沒有被他臉上的冷漠給嚇住,反而誠心地開口:「石大人,我想問您為什麼想要待在晴明的身邊?」

冷顏厲容地回過頭去,石中玉那剽悍的眼底載滿了不甘,嗓音不由得低了好幾度:『因為他是我挑中的人。』

「......」博雅望著他,一時間沉默了,「你是指晴明很特別的意思嗎?」

石中玉又哼了聲,不想搭理他地轉過頭去;博雅見狀,在當下抿了抿唇,露出思考的表情。

一旁的晴明則是不答地安靜微笑著。

「石大人,我能夠明白您想跟隨晴明的心情。」

『哼!』他的決定根本就不需要誰來附和。

「但是......」博雅的話未說完,還拖著長長的語尾,那猶疑的語氣引得石中玉將注意力挪回到他的身上,只見博雅一臉懇實的神色,略有為難地開口:「石大人,您跟晴明是不同世界的人......」

霎時,只見被點中心事的石中玉滿面的嚴色:『我跟他的事不要你來管!』語畢,見到被自己喝斥的博雅不但沒有半絲害怕的表情,反而露出一臉堅定,讓他當下啞然了。

「可是石大人,你也該尊重晴明個人的意願吧!?」博雅說。

石中玉急怒道:『住嘴!』

博雅不讓,那張神情凝肅、帶點指責的表情映入了石中玉的眼底:「對您來說,晴明是特別的人吧?既然如此,你不是該要為他著想嗎!?」

當下,被反駁得啞口無言的石中玉只能恨恨地瞪住博雅;這時候的晴明輕聲地開口,想要阻止兩人對峙。

「博雅......」

孰料,博雅卻是回過頭向晴明要求:「晴明,我能單獨與石大人談談嗎?」

「這個......」晴明撇眸望向石中玉,見他毫不吭聲的一臉鐵青樣,最後很無奈地歎氣了,「好吧。我回頭去溫酒......」說完,晴明帶上了蜜蟲,便主動地退席而去。

待晴明離席後,博雅才又轉回頭來,「您為什麼要那麼做!?」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

「我是指您當殿給皇上出的那道難題。」博雅說。

『你以為呢!?』石中玉邪佞地笑了一笑。

已然猜到石中玉當初的用意,博雅於是輕抿著唇瓣:「晴明不會離開這裡的。」

『那可難說!』石中玉撇唇,瞅著博雅笑了:『假如他愛惜性命,他就會求助我的。而一旦他這麼做,我便可以名正言順地帶他離開這裡。為了他,我可以改變我的立場,所以你是阻止不了我的......』

博雅只是這麼堅持著:「晴明不會離開的!」

『你就只會說這句話嗎!?』石中玉嘲笑他。

「因為晴明答應過我。」是的,晴明曾經答應過他,他不會離開這裡的!

如此想著的博雅,頓時安下了心,十分肯定地用目光迎視著石中玉對自己的炯然逼視,一點都沒有遲疑的情緒。

石中玉的面色隨之一變。

安倍晴明,那個男人從未給予他一個肯定的承諾......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