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彷彿是在對峙似的,此時誰也不願意開口打破這詭異的沉寂,僅是在幽暗裡睜著雙眼瞪住對方,直到楚紫菀不耐煩了,冷下了一張絕麗仙容為止。

「你究竟是誰!?」

龍擎的面色遽冷,但是沒有回答楚紫菀的問句,只是冷著一雙眼神喃喃自語:「龍夜驍!你到底還瞞了我什麼!?」

沒想到龍擎還該死的敏銳,龍夜驍咬咬牙暗咒了幾聲,這才平靜地說:『你不是猜到了嗎!?』

龍擎閉了閉眼緩和一下情緒,深吸了一口氣,末了才說:「你是說......霜兒就是──」

『你知道就好。』

「你為什麼不告訴我!?」怒極的龍擎一邊暴怒地大吼,因為他還眼睜睜地看著龍夜驍用冰毒掌傷害了燄無雙,這件事實在是令他難以接受!雖然他有小小地懷疑過霜兒便是燄無雙,但是他總覺得不太可能,沒想到她真的是當年讓他救了的那個小小未婚妻!

感覺心口立即襲來一陣更大的揪疼的龍擎這時想後悔都來不及了,不過,此刻在他既複雜又自責的心裡其實是很高興的,因為他戀上的還是同一個女子,他並沒有背叛無雙!

『你又沒問我。』龍夜驍無辜地回答,換來的卻是龍擎隱怒的一拳擊打在一旁的樹幹上頭,疼得龍夜驍差點掉下男兒淚。

『喂,別拿自己的身體出氣行嗎!?這種行為真是幼稚死了......』

「這也是你的身體。」龍擎冷冷地提醒,凍得龍夜驍不得不沉默。

『嘖!你哪時候遺傳了我的卑鄙了!?』龍夜驍不甘地問。

「從這一刻開始。」

楚紫菀見眼前的男人由口裡發出兩種迥異的聲音,忍不住震驚,在心底憶起他們師徒曾經一邊雲遊一邊助人的日子裡頭,也遇過類似的狀況,他們稱這種人為『雙面人』,是稀有病症的一種,沒有藥物可以醫治,而眼前的人就是他平生裡所見過得第二例!

「你們......」楚紫菀收回了心神,詫異地瞪住了眼前的人,發現龍擎已然與另一個自己交談完畢,準備轉身離開。

龍擎心焦地抬頭冷聲道:「閃開。」他沒空再跟陌生人耗下去了,他要儘快找到無雙,然後祈求她的原諒!

「你認識燄無雙?」

「無可奉告。」龍擎旋身欲走,但卻被硬要得到答案的楚紫菀伸手攔下,於是兩人就這樣打了起來,一時間你來我往,互相搏擊的聲音遠近都能聽得見。

「你到底是誰?燄無雙跟你又是什麼關係?」

『煩死人了,龍擎,讓我來!』龍夜驍馬上復活,擠開了龍擎、霸了掌控權的他與楚紫菀來回戰了幾回合,氣息不穩地倚在樹邊喘氣,『真是難纏......』

「你說是不說?」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擔憂燄無雙的安危,楚紫菀一個慍怒下,在龍夜驍還來不及躲避開來之前揚手便是重重一掌,打得龍夜驍無力地靠上樹幹、隻手捂住胸口,跟著吐出了一大口鮮血,染透了衣襟。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