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22979425813.jpg 

《陰陽師》短篇 / 【妖刀】41

『......就算你這麼說,我也不會改變自己的想法。』石中玉瞪著博雅的笑臉,說。

博雅則是搖搖頭:「假如您真的很堅持,那麼我絕對不會勉強您的。」

『......』

博雅疑惑地歪著頭:「怎麼了?」

『......你打算怎麼辦!?』

「不怎麼辦啊......」博雅天真地笑了笑,思考了一下子之後,說:「就只是把實話跟皇上說了吧!」

有點輕視地瞟了博雅一眼,石中玉最後終於打破了沉默,說:『......你難道以為只要你這樣做,那個尊貴的男人就會全盤接受嗎!?你也未免太天真了!』

「我沒有這麼想......」博雅喃喃,將視線又挪回他的身上,發覺他正用鄙夷的眼神看向他,只能略略地搔頭:「只能這樣做了不是嗎......」

石中玉頓時無言了很久:『......』這樣的人竟然也是朝上的官員!?他實在是大開眼界了......

博雅瞥了一眼不說話的石中玉,忽然說:「請您放心,我和晴明會盡量不委屈您的......」語畢,博雅一抬頭就見到石中玉那張冷淡的表情抹上了一絲細微的怒氣,於是訝愕地打住了話尾。

這個愚蠢人類!自己的性命都快要不保了還在擔憂其他人......依他看,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除了眼前的這個男人之外,便再也無人肯做了!

石中玉寒漠地瞅著他,語氣彷彿會讓人凍結般的冰冷:『你先擔心你自己吧!要是晴明被問罪,你也逃不過被連坐的命運!』

「咦......」博雅愕然地睜眼,「您這是在擔心我嗎!?」

『......誰擔心你了!我是怕晴明被你連累.....』

「喔,原來是這樣......」博雅很認真地點頭,「那......要怎麼辦?」

『我怎麼知道!』和他交談過後就氣不打一處來的石中玉在悶聲怒吼之後,突然在博雅的面前消失了身影,讓博雅有好半天的驚訝,一直等到晴明自內室裡頭踱出來為止。

「博雅?」剛從廚房裡端出溫酒的晴明,在乍見坐在窄廊上方的博雅露出一臉怔然的神色之際,他忍不住笑著歪首。

愣了愣,博雅這才回神過來:「喔,原來是晴明......」

「怎麼了嗎?」坐回原位的晴明仍舊維持著面上的從容笑意,順手在碟子裡頭斟著酒。

「沒什麼。只是,晴明啊......」

「嗯?」

「石大人他是不是在生我的氣?」博雅小心地接過晴明遞過來的酒碟子,有點無奈地問。

晴明瞥了眼他的表情,最後扯唇:「我想應該不會。」

似乎想起了什麼,博雅又開口:「晴明。」

「嗯?」

「明明說過了今天我不是來和你喝酒的呢......結果還是喝了。」

晴明面上露出一抹柔美的笑容:「這樣有什麼不妥嗎?」

猶疑了一會兒的博雅伸手抓抓頭:「是沒有啦......」

「那不就好了嗎?」晴明滿眼笑意。

「但是問題還是沒有解決......」

瞇細了那雙總是看透一切的美麗鳳眼,晴明舉杯低喃:「明天的事情,明天再來說吧。」

聽見的博雅還是忍不住要說上他幾句:「你這種想法真的不是挺好的......」

「那有什麼關係!」晴明在唇邊綻出一朵美麗的笑花,讓還未沾酒的博雅,只看一眼就醉了。

「晴明。」

「嗯?」

在飲盡了碟子裡的酒液之前,博雅說:「你去哪兒,我就去哪兒。」

一抬眼,晴明用滿面笑容回應他。

***

幕後碎碎唸:

博雅說:「你去哪兒,我就去哪兒。」

一抬眼,晴明用滿面笑容回應他。

>>作者其實想要這樣寫 XDDD:

博雅說:「你跳,我就跳。」 (模仿被毆)

一抬眼,晴明用滿面笑容回應他:(忍笑) 博雅要跳去哪!?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