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回到家的聶澪一進大門後就馬上著眼搜尋愛人的影子,並且沿路呼喊,「月、月──」但是任憑他叫了半天卻沒人回應,聶澪忍不住心下一驚,該不會......月終於棄他而去了吧!?

想了想,的確是有可能啊!他和冥月架之間的羈絆只有那顆『天使之眼』,現在『天使之眼』被拿走了,想當然的,這個契約將不再成立,月會離他而去也是無可厚非的。

此時的大門外頭卻傳來一道輕緩的腳步聲音,還有一道窸窣的聲響,然後──

「咦!?你回來了啊!?」一陣熟悉的聲音讓頹然地坐在沙發上的聶澪又回神,驚見那說話的人兒不就是他丟失的愛人嗎!?

冥月架不解地瞅著他那失落的表情,不意卻被他一個勁地起身後撲向他,把他撲倒在地板上,撞疼了後腦的呼喊聲夾雜著一句低吼。

「月!」

「痛!」礙於聶澪壓住他的身體而無法動彈的冥月架只能揮動著自由的雙手,「笨蛋!快放開我啦!」壓得他痛死了!

沒說出的語句被聶澪狂暴的吻劫去,冥月架露出驚詫的表情:「唔嗯......」他一時反應不過來地猛用雙手推拒著,但是他的掙扎並沒有用處;待一吻畢,聶澪這才低喘回神,大手撫上懷中人赧紅的美麗容顏,歎息了。

「好愛、好愛你,月,你剛才去哪了呢?」害他差點就衝出門去報警。

「笨......笨蛋啦!我又不是小孩子,哪會不見啊!笨!」說話還是不很順的冥月架道。

「唔,你身上好香喔......」聶澪以鼻尖嗅了嗅,晃動著一顆黑色頭顱在冥月架軟馥的身子上磨蹭,讓他禁不住癢地咯咯笑出聲來。

「啊,別鐕啦!我......哈......怕癢,哈哈......」馬上跟著笑到前俯後仰的冥月架不住搖著頭顱,輕盈如絮的髮絲輕飄著,馬上就讓聶澪注意到他的頭髮變短了。

緊接著的是一聲訝呼傳來,「月,你的頭髮怎麼了!?」瞠目結舌地瞧他在沙發上輕巧地落座,聶澪馬上跟進地坐到他身旁摟住他,冥月架一回眸,微笑了。

「不好看嗎!?」眼神隨著揪住髮絲的纖手往上移,冥月架狐疑,臉上掛著一抹絕美的笑容;聶澪看得呆住了,因為月從未笑得如此真心又美麗,看來他真的很喜歡自己的這個新造型哩!

「不,好看......很漂亮!」漂亮到讓他心猿意馬啊......

冥月架逸出一朵笑花,瞟了頓時支吾起來的聶澪一眼:「到底是好看還是不好看啊?」笑望著聶澪呆蠢的樣子,他當場忍俊不住。

「很......好看!」

滿意地聽著又笑出聲的冥月架甩了甩自己那頭柔細髮絲,真好,這樣倒是清爽多了呢!

「為什麼你會想剪了頭髮?」他不懂,月那一頭烏黑髮絲也很好看啊!他留了那麼久了不是嗎!?

冥月架微笑地賴在聶澪懷中,「我想結束了。」

一句話讓聶澪變了臉色,「你說什麼!?」結束?是結束他和他的關係嗎!?不不不,這怎麼行!他是絕對不會對他放手的,寧死!

抬顏的冥月架就見到聶澪的臉色鐵青,一副想殺人的樣子,他就知道他又自己想歪了,於是冥月架冷下一張美麗容顏,「你這麼不願意和我一起!?」字字鏗鏘有力地敲進聶澪一度又要封閉的心扉。

「月!?你是說......」沒想到聶澪的反應是差些沒掉了下巴,難道那個“結束”不是指跟自己的關係嗎!?

誰知冥月架冷著顏,起身轉頭欲走,「那我走好了。」他的字字冷淡與面容含霜倒教聶澪一個心頭沒準地抖顫著,當下心急地伸手拖住他,用力一帶,只見冥月架驚呼地跌進他懷裡,轉眸又對上他那雙懾人的眼,他沉默。

「我不准!你永遠是我的!」

冥月架看著他萬般認真的臉又大笑出聲,「呵呵呵呵!你上當了,哈哈......」

聶澪突地明白冥月架原來是在耍著他玩,他無奈地截住他纖細的手腕,又道:「我是說真的!」

怔住,冥月架抿唇,表情複雜,「為什麼、為什麼是我!?」他一直想不通,他有什麼好的!?

微笑著、溫柔地擁抱住那纖弱的身子,聶澪開口了:「因為我愛你啊!」

美眸陡睜,冥月架懷疑自己聽錯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