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定了難纏的展於歡之後,刃炎舞坐在king size 的床上仰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愣在床沿邊不言不語好一會兒的時間。


轉念一想,如果他今天不這麼做,展於歡對他永遠不會死心的,而且翼曾經說過,除了他以外的男人都不准跟自己有什麼牽扯,不然他不能保證那個人的安全......


刃炎舞忍不住逸出一聲無奈的淺淺歎息,但也鬆了一口氣,因為對他來說,展於歡是一枚很好用的棋子,失去一枚好棋子是個划不來的事情,因此若要暫時保住他,就得花得心思。


美眸底部跟著思考飄過了一抹狡黠,刃炎舞在沉思後放鬆了自己的身體,讓自己往後倒向床舖,但視線卻不意地接觸到了門外那一對朝他看來的有神瞳眸。


是銀天翼。


「舞,我從來不知道你這樣殘酷呢!」呵笑著,銀天翼很滿意刃炎舞的表現,於是踱進門裡,微揚起唇角地爬上床沿突然地摟住他,讓懷中的娃娃驚呼出聲。


「翼......你都看到啦!?」刃炎舞一副訝然的神色。


銀天翼半瞟著他的娃娃,笑意燦燦地走到床邊,哂笑地反問道:「你說呢!?」


刃炎舞怔住,而後嘟起唇,語帶埋怨地道:「又欺負我了,你!」抱怨地一個扁嘴,「如果我不這樣做的話,歡他不會死心的,我是為了我們大家好欸~~」自顧自地說著,刃炎舞沒發現銀天翼在聽見他那聲『歡』而悄悄變了臉色。


銀天翼瞬間變臉地伸出手來用力掐住刃炎舞的下頷,逼他和他面對面,「你剛剛說什麼!?」微帶著忿怒的晶亮瞳眸對住他的,要自己不去在意小舞因為他的粗暴而帶點痛楚的美麗小臉。


「你吃醋了嗎!?呵呵呵......」刃炎舞雖然感到臉上的一陣的麻痛,但是他還是勉強自己說出這句話,因為他想要知道他的心意。誰叫這個冷酷的王子從來不對他說些甜言蜜語,而今日能夠看到他失控,他實在是非常地高興......


銀天翼聞言後便冷靜地望著他一會兒,微微放鬆了手上的勁道,微恚的臉鎖住刃炎舞似水的眸,輕聲道:「是啊!我是吃醋......」


刃炎舞笑了,果然如此啊!他終於肯承認對自己的在乎了嗎!?


「翼,我好疼,先放開我好嗎!?」柔柔的低語撞進了銀天翼一向冷厲的心,他依言放手後,不意地讓刃炎舞將雙手環上他的脖頸,輕輕地吻上他,「我真的好愛你吃醋的樣子。」在他唇邊低吟著,刃炎舞笑得燦美如花,沒反對地讓銀天翼一個用力將他抱個滿懷。


「你這張小嘴不准喊別人的名字!」銀天翼霸氣地宣告著,「你只能是我一個人的!」


但是偏偏地,刃炎舞就愛他的專制,「放心!我還想活命哪!呵呵......」更何況他應付不來兩個人,光是翼這個神秘到令人難以捉摸就夠他傷腦筋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