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展於歡知道,刃炎舞愛的是銀天翼,可是他愛的人卻是對他狠心又絕情的刃炎舞,再怎麼想望,他也想得到他的愛,可是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垂頭喪氣地來到他再熟悉不過的那扇大門外頭,展於歡多希望自己能逃出這由刃炎舞一手佈下的迷障與情網,但是天不從人願,他實在無法再繼續欺瞞自己了。


──他愛上了刃炎舞,但是他的小舞卻只屬於那個人的事實!


走進了為他敞開的大門內,刃炎舞正優雅地躺在床沿,聽見腳步聲走近的他連忙抬頭,「你來了!?」這句聽來極為魔魅的輕喚聲馬上就讓展於歡回過神來,一抬頭就見到刃炎舞正衣衫不整地坐在床上,臉色潮紅、眼神迷濛地朝他瞟來,一舉手一投足都是那樣惑人。


展於歡臉色複雜地邊咬著唇,心知肚明小舞剛剛才被那個人寵愛過。


他恨!


「嗯......」輕哼一聲當作回答的他坐到刃炎舞身旁,柔情地用手梳順他有點散亂的黑色髮絲,那柔滑的觸感讓展於歡幾乎要歎息了;而刃炎舞卻轉眸看著展於歡那副待他既深情又小心翼翼的模樣,微睜著眼輕歎了。


他很明白地知道展於歡對他不減的情意,但是他真正愛的人並不是他展於歡,而是讓他又愛又恨的銀天翼呀!


對展於歡,他只有滿腔的愧意,不管他再怎麼對他好,他和他之間永遠不會產生『愛情』的,相信他應該也很明白才是,怎麼他會想不通呢!?


「以後你別再自己跑來了。」刃炎舞一個咬唇,聲音輕如鴻毛飄盪;而,一聽見他這麼說的展於歡一時暴睜著眼,眸中滿盛著不敢置信,過度的驚慌讓他顫抖著心和身體。


「你、你說......」


把一切看得很清楚的刃炎舞為難地咬著下唇,又說:「翼他不要你來見我了。」雖然對不起他,但他必須撒這個謊,為了展於歡好,他必須這麼做。


「這......小舞......」瞠目結舌的展於歡只能擠出這幾個字,心痛難當!


要他不見小舞!?不,這怎麼可以啊!?他是他的支柱啊!沒了小舞,要他怎麼活下去!?


展於歡一思及沒了刃炎舞的可怕日子,便一個陰怒狂猛地站起,盛大的恚怒連帶著翻倒了一旁的椅子,讓刃炎舞訝然,「於歡!?」害怕地低語著,他從未看過展於歡如此生氣的樣子。


回眸瞥了因害怕而微微退縮的刃炎舞一眼,展於歡深深地仰頭吸了一口氣之後,這才克制自己冷著聲音、寒著臉,「去找他。」他要為自己爭取來見小舞的機會!


他可以默許他們的相愛,但是他不允許銀天翼就連給他見小舞的機會都這樣殘酷地剝奪去!


刃炎舞一聽大驚失色地攔下他,不讓他走出門外一步,「你不能去!」但是卻因為先前的歡愛後遺症而軟下了雙腿,無力地跌坐在地。


「小舞!」展於歡踱步來到他身邊,心疼地扶住他,看著他不適地斂首、蹙著眉。


咬住姣美的唇瓣,刃炎舞抬眸對住展於歡的,從他的眼裡讀出了擔心與焦急,他是真的真的很在乎他!


再一次的認知讓刃炎舞動容地掉下滴滴晶瑩的淚珠。


「你......你好笨!」


展於歡心疼地摟住他纖弱的身子,吻去他臉頰上的淚,「別哭了!會變醜喔......變醜了他會不要你的。」他的話和柔軟的溫情讓刃炎舞破涕為笑了。


「那你會要吧!?」不確定的語氣和惹人憐愛的無助大眼惹來了展於歡的呵笑。


抱緊了懷裡的美人,輕歎,「你永遠都是我最愛的小舞。」一輩子都是!


刃炎舞沉默了,他的這份情,他已經還不清了,然後怔住半晌,刃炎舞用袖子抹去剩下的淚痕,「若有來世,我一定要先遇見你。」頓了一會,「歡......」


展於歡在聽見末個字後就久久回不了神;而後,他笑得好柔、好柔......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