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方面,在莫辰如旋風般地離開了聶澪的公寓之後,冥月架便默然不語地和聶澪併坐在一起,因為他想要聽他說出當年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一直無法從父母的死裡解脫的冥月架決心要搞懂當時的秘密!


回眸望了眼聶澪那副欲言又止的神情,冥月架一掃剛才的悲憤,淺淺地笑著說:「我希望你把實話全都毫不保留地告訴我。」他有權利知道所有的事。


就知道他會這麼要求的聶澪跟著他的話畢之後,一手擁住了冥月架的纖細身子,單手握緊他因為隱怒與哀傷而攢緊的纖手,對他傳達他的支持與關心,這個舉動讓冥月架的心頭不禁一暖,神情微怔地偏過頭靠上了聶澪的肩。


謝謝!


善讀唇語的聶澪馬上就意會了,因為他的月架微微揚起美麗的唇瓣,眸中帶著許多感激和笑意,於是他忍不住心動地低下頭來輕輕吻著他的頰畔。


這是發生在三個男人之間的事。


方南澲、聶成和冥驊是從學生時代就認識的好友,畢業後三人決定合夥開了一家的海運公司,三人都是老闆。


聶父的精準經營眼光為公司帶來了財源,而一向老實的冥父也很用心地處理公司中的大小事,是聶父的得力助手,只有方南澲常常想著一步登天,狡滑的他竟然違法替黑道人輸送軍火、私煙和毒品,害得公司一敗塗地,導致破產不說,還使聶父和冥父枉死,自己得到了所有的利益。


因為和黑道中人有來往的方南澲鬼迷心竅地答應幫助他們運送一整批的軍火和毒品,而這些事情聶父和冥父當然不曉得,於是方南澲在有了點甜頭吃過之後,更是變本加厲地篤定了官方不會查緝他們的公司。


這三人在公司成立當初就言明了各自負責自己的航班,若出了事才好歸咎錯誤,沒想到這竟然使方南澲的走私更安全,因為他只需動動手腳便不會出錯,就算被逮到了,責任也不歸他,這是個多麼方便的掩護哪!


但是......夜路走多了免不了碰到鬼,就在一次,冥父的航班被查出了一大批的武器走私而被逮捕了,這讓方南澲為之冷顫、然而,聰明的聶父當然發覺了事情不對勁的地方。


航班是他們負責的沒錯,但是出海前的檢查是方南澲負責的,冥驊的被捕和他絕對脫不了干係;就在懷疑的當口下,方南澲竟然前來找上聶成解釋,而這讓聶成更加肯定方南澲一定有關係,說不定他早就知情,更或許他就是主謀!


這樣推斷的聶成決定探探他的口風。


「冥驊怎會這麼地糊塗呢......」聶成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好讓方南澲自投羅網,而方南澲也隨著眼睛一亮,短暫的變化沒逃過聶成的法眼。


結果,事情果然是如他所猜想的這樣!唉......


「他這個人本來就心術不正。」方南澲故作遺憾地搖頭,殊不知聶成已知曉七八分,而他只是在套他的話。


「你這下可安全無虞了吧!?」眼瞳內的精光一閃,聶成的話教方南澲嚇出了一身冷汗卻仍嘴硬著。


「阿成,我不懂你在說什麼......」該死!該不會他也已經知道了他暗中所做的好事了吧!?早知如此,他早該連聶成一起除去的,這下可好了!


方南澲的眼眸透出狠戾。


「你應該知道的!我相信......」聶成望著他卻不點明。


方南澲陰狠的表情乍現,太多的好處已經使他泯滅良心,「我敢保證你若把這件事情說出去的話,你的兒子他......嘿嘿......」


聽見自己兒子有危險的聶成臉一冷,沉聲喝道:「你最好別這麼做!」不然他寧可玉石俱焚。


他不能讓澪遭遇危險,看來只好把他送到美國的『那個人』的身邊了。


聶成思考著,「你要我不張揚可以,但是你得放過我兒子!他是無辜的!」


方南澲點點頭,「可以。只要你們消失在我眼前。」


「一言為定。」聶成說著,但打從心底卻不相信這個人,因為這個人既然做出這種事來,應當是不會放過他們的。


就這樣又過了幾天,聶成收到了友人的情報說是冥驊已在押解中途遇害,這晴天霹靂讓他消沉了好幾天,為了友人的死難過著,但是同時也慶幸著自己已將兒子聶澪送往國外去,他應該不會有危險。


在悲痛之下,於是他決定寫封信告訴兒子真相,不願讓真理埋沒於事件和時間的流逝中;沒料到的是聶成卻在寫完這封信的一個禮拜後,於前往機場的途中遇劫了,聶成夫婦就這麼死於車禍。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