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就是真相。


當冥月架瞧著聶澪以那低沉闇啞的嗓音訴說出這一連串的真實之後,忍不住也伸開兩臂回擁著他。


原來他的父母是這樣走的。


因為當時的他被送到國外求學,並不曉得這些事,有些事情他還是在後來自己去調查得來的,只是他壓根沒想到皇門門主就是他的仇人,也害他白白浪費了這些年來的時間。


冥月架一個咬牙,美麗的臉龐微微扭曲,「我恨他.....」他該死!但是他只要一想到他一直把伯父當成仇家來恨著,他就覺得自己實在是很愚昧,沒想到他也是受害者。


聶澪安撫地拍著冥月架的纖細肩膀,軟言道:「後來,我被送到哥哥──銀天翼那兒,是他告訴我所有的事情,而且還讓我在他那兒接受一連串的磨鍊,為的就是有一日可以親手為父母親報仇。」


「你變了呢。」冥月架了解地緩緩一笑後,喃喃地問出了他的疑惑:「不過,你們既然是兄弟,怎麼你們的姓氏會不同!?」


聶澪回望他一眼,「因為我父親的朋友過世,他認養了他的兒子,就是現在的銀色皇朝皇主,銀天翼。」


「嗯,原來如此......」


瞥過冥月架那思考的眉眼,「你不要想著又丟下我自己去報仇。」聶澪實在是很害怕看到冥月架那張臉上露出的鎮定笑容,於是用雙手捧起他的臉蛋,他絕對不讓他離開自己身邊。


「怎麼我想什麼你都知道!?」冥月架不反抗地任他托著,微笑躍上他姣美的面容,心下訝於他對自己的了解,他們才因為『天使之眼』而認識沒多久而已,怎麼他老是猜出他心底真正的聲音!?


「那當然,你是我的親親老婆嘛!」聶澪既驕傲又不害羞地說著,語氣中摻有著某種自傲。


冥月架拋去了一抹白眼,「我還沒跟你算帳呢!你知道了實情為什麼不告訴我!?」


聶澪看著冥月架笑而不答。


「我不喜歡什麼事都不知道的那種感覺。」抬起頭瞟了聶澪一眼,冥月架為了他接下來的話微泛紅了頰:「難道你希望我們一直是處於對立的狀態嗎!?」一想至此的他突然秀眉微攏著、唇角彎下,讓聶澪看得直呼心疼。


「不,不是的,月,我......」他囁嚅著,彷彿有口難言般,最後還是選擇全盤地托出心中所想的,「我好怕你又鑽牛角尖,你知道嗎!?我不能失去你!」


冥月架瞅著他,眸中掠過一抹淺淡又溫柔的笑意,輕歎著,「......我真是敗給你了。」低聲訴說著,冥月架心折於他的柔情,第一次主動將唇貼上他的......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