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了一堆文件之後,風川若夜感到自己的眼睛有點酸澀,這時候也該是休息兼喘口氣的時間了,於是他走下二樓來到大廳中,步子一踩上地板之際,耳朵一向很尖的他就聽到前頭正傳來一陣陣喧鬧的聲音。

「哎耶,這照片裡的人不就是你嗎!?靈君!?」尹君洛手中拿著一張婚宴上的照片,一不留神就讓照片中的主角──龍君靈接過去瞧。

「欸,真是我耶!」這張照片照得真好,把他的美麗和帥氣都拍出來了說,呵呵!

「什麼、什麼~~~?」她也好好奇唷!

聞言的風川若夜眼兒一瞇,奇了!

這道聲音聽來好陌生,轉眸一瞧的時候只見圍隴的人群裡有個短髮的少年,於是狐疑地皺起眉來,沒想到總部裡居然會有他不認識的人。

他是誰啊!?

他歪著首,瞅著對方好一會兒之後才轉了轉腦袋,他該不會是......替補雲琉位置的人!?

「唉唷,妳又沒參加,幹什麼那麼興奮啊!?」向來直爽的尹君洛不解地直瞪著她,就在這時,風川若夜假意地將步伐踏出聲響,好讓樓下的人知道他已經來了。

「是什麼照片啊!?」

「是你噢!風川......」從照片上抬頭望了風川若夜一眼的龍君靈打招呼地說著,接著又繼續低下頭看照片去了。

「在雲琉的婚宴上所拍的照片和合照洗出來了啊!」尹君洛代答道。

風川若夜『哦』了一聲表示知情後,一雙眼又瞟向此時也正大剌剌盯著他瞧的神秘人物,「我猜......你是那個替補雲琉的人吧!?」見他不說話的風川首先開口低聲說著、雙手交叉,眼含計算地看著眼前這個一身白襯衫加藍牛仔褲,像是個學生般的男......不!『他』是個女孩!

風川若夜瞠目結舌,他剛剛竟然看不出她是女孩子!?呵!這真是有趣極了......

而被評論許久的女主角──凌希寒,她對風川若夜其實是好奇得半死,因為她在進入總部之前就已經先行見過了組織的首腦,根據他的描述,風川若夜似乎是個很好玩的傢伙,和她有一樣的味道。

所以不可諱言地,這讓她有點期待和他的正面交手,並且感到很是興奮!

呵呵呵呵~~~~相信她在這兒鐵定不會無聊了!

風川若夜很明白她嘴角那抹微笑代表什麼,也罷,他就姑且陪她玩玩吧!反正他也滿閒的啦!再說,她也引起了他的興趣了,不玩太對不起自己呢!

呵呵......

「你好,風川若夜,我是凌希寒。以後就請你多多照顧了!」唇角噙著抹邪惡的微笑的凌希寒別有所指的話語讓風川若夜興味極了。

「多多指教囉!希寒,希望妳能待在總部待得夠久!」

凌希寒知道他的話中盡是警告,她可沒有忽略,「不會的,我有你指導啊!呵呵!」她臉上那抹極為刺目的笑意讓風川若夜首度有了『棋逢敵手』的感覺。

是的,棋逢敵手!因為他也深信,她並不如外表那麼單純與天真。

「怎麼說!?」風川若夜歪著首,狐疑地撇撇唇。

凌希寒笑得好惡魔:「幻塵要你儘量幫助我。」而且是應我的要求囉!

風川瞧著她,眉尖卻輕攏著,表面上仍客氣地道:「當然,妳是新人嘛!」其實他心底有好幾千百個不願卻沒說出口,其實他很討厭帶新人的,因為他們通常太過自大與輕疏,那會讓他受不了;但是對於幻塵的命令又不能抗拒,因為那可是總部的領導人雲幻塵親口答應的。

不過......這次就算了,他發誓這是最後一次了,下次他會向幻塵說明的。

「狐狸先生,隱塵大哥說的還真的是實情呢!」凌希寒朝風川眨眨眼,滿意地看著他那張俊顏難以察覺地變了色,而且這細微的變化並沒有讓她錯過地看了個仔細。

向來不服輸的風川若夜也決定立即還以顏色;開什麼玩笑,他風川若夜怎麼可能會輸給一個女孩!

「客氣了,狡兔小姐。相信這個形容才合乎妳的本質吧!?」唇角微揚的風川若夜好心情地看著剛剛得意的笑臉變成沒有表情,勝利感也只停留了一下子,沒多久之後就覺得自己有點過份......

但是,誰讓她對他這個前輩太過份的呢!?好歹他也比她虛長幾歲!

凌希寒但笑不語,在心底想著:哼!這次就算平手了,因為真正的鬥法還沒開始呢!誰勝誰敗還不一定,誰都別想要她點頭認輸!

不過她不否認,他的確難纏和精明。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