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總部的個人房裡睜開了雙眼,一大早在床上醒來的凌希寒起床盥洗之後,在衣櫃裡翻出了衣服換上,接著走出房門、踱步下樓,打著呵欠的她剛到總部來的第一天,所以她還不太習慣,因此失眠了。

她老是很難適應新環境,也可能是她的防心實在太重的關係吧!

在大廳上找個位置坐下的凌希寒掏出跟她形影不離的好朋友──塔羅牌,反正沒什麼事的她乾脆就這樣算了起來;邊動手的同時間邊想起了前一天雲幻塵特地警告她的一番話,她就覺得很沒道理。

風川若夜不過只是一名小人物而已,有必要在他面前謹言慎行嗎!?她倒是覺得雲幻塵太小題大作了。

雖然她不太願意承認風川若夜的確讓她產生了一股挫折感,不過,她也終於明白了自己隨口說出的話會帶給別人哪種感覺,因為她和他實在太過相似了,彷彿他就是另一個自己似的!

結果,在她無意間傷了別人之後,她便更加地厭惡著自己,與自我產生了衝突,所以深知這點的她在面對別人總是語帶保留,深怕自己又去用言語傷害其他的人;雖然明知道這麼做沒有任何的意義,但是她也只能如此做,因為她不想再看見別人難過的表情,那會使她的心多少也跟著受到鞭笞。

只是,這麼做的她,似乎還是無法讓周邊的朋友們信服,問她為什麼總是神神秘秘的,自己的事都沒透露多少,卻聽著別人的秘密,有違公平,然而,就因為她不想說,心頭的那股張揚的防備心讓她覺得......好難說出口,尤其是有關自己的私事。

就因她對人已經失去信心,也不讓自己對別人的一舉一動有任何的反應和感想,所以她困住自己的心,在別人和自己之間劃上一道的鴻溝,以為這樣就可以避免她自己和對別人的傷害。

呵,好天真是不!?

別人總說她的心太複雜、太難懂,所以排斥她、疏遠她;那麼,風川若夜既然和她雷同,不知道他是否也有這樣的困擾呢!?算了,如果她現在能解開這個答案,那麼這個問題也就不會困擾她這麼久了!

回過神的同時,她手上的牌也已然算出了一個最後結果了,「『節制』牌,逆向啊......」瞅著牌面的凌希寒若有所思,等到意會後不禁笑了出來。

「哈哈!」真是太有趣的結果!看來她在風川若夜的心裡倒是造成了不小的震撼喔......

沒想到,這時候自遠處傳來一陣徐緩的腳步聲,也讓凌希寒跟著回過頭來想要瞧瞧到底是誰跟她一樣也起了個大早,不過,當她的視線觸及了對方的面孔時候,他忽地睜大了雙瞳,詫異著。

是他!

凌希寒沒料到走下樓的竟是她的對手──風川若夜。

「妳也睡不著嗎!?」輕聲問著的風川若夜緩步下樓,眼睛卻瞄到桌前的塔羅牌,好奇地道:「咦!?妳也玩塔羅啊!?」這樣算來她其實是和他同宗的呢!只不過他玩的是紙牌算命,和她的神秘塔羅牌也不太相同就是。

凌希寒眼神裡帶著一絲防備地輕輕點頭,看著風川若夜在她旁邊坐下來,心中懷疑他到底想做什麼,她知道這傢伙賊得很,想不栽跟頭就得防著他一點。

不過,已經自她的表情裡洞悉她的想法的風川若夜於是撇唇笑了笑,疑問道:「妳這樣不會很累嗎!?一直防著別人對妳做任何事!?」說真的,他並不太願意承認她和他實在有某部份的相似,但是那是如鐵一般的事實,他無法全盤否認,就在他們兩人一打照面的時候他就曉得了。

被當場看穿的凌希寒不悅地板起臉,那張秀氣的臉上帶著不滿和怒氣,「這不干你的事吧!?再說你也很明白我為什麼這麼做不是嗎!?」既然如此,那又何必明知故問呢!?

風川若夜知道自己的發言太過輕率了,傷到了她,於是淡淡地勾唇,「抱歉,妳就當我沒問過吧!」這點禮貌他還是有的,因為他也不願別人問他像這樣的事。

凌希寒淡淡地點頭算是接受他的道歉,只不過她還無法對風川若夜產生任何好感,他太像她了!尤其是那顆難懂的心。

「喂......幫我算算吧!?」不願意再繼續這個話題的風川若夜跟著話鋒一轉地聳聳肩,然後用手指指凌希寒面前四散的塔羅牌。

「當然可以。」她大方地說著,有點感激他的細心,防心總算願意自動降了一階,「但是你對結果不必太認真,ok!?」她附了但書,同時也不希望帶給問算者不好的心情。

「當然!」他笑著點頭。

其實風川若夜也曉得對結果不必太重視,因為他覺得未來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現在算的只不過是目前的現況而已,實在沒必要大驚小怪的,只不過有些人就會太過在意。

更何況......他根本不相信算出來的結果。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