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101_1237529275.jpg 

就在蜜露回頭去取來一些外傷藥,仔細地替安倍恭平敷上前不久因為奮力與女妖戰鬥而生出的不少傷口上時,一邊抬頭招呼起藤原景。

「藤原大人,想必主子這回也給您天麻煩了,蜜露真是對您感到十分的不好意思......」

聽見自家式神語調輕柔地對著藤原景說出類似賠罪的話,安倍恭平不由得不甚茍同地皺起眉頭來。

「給人添麻煩的似乎是他本人。」

瞧著安倍恭平又端出了平常一貫的冷臉,藤原景忍不住撇頭輕哼了聲:「如果不是我給妳家主子添麻煩的話,他很可能就再也不會回來了。」

此時,蜜露微笑地欠身答是,立即惹來了安倍恭平在回眸之後的一個冷冷瞪視。

「蜜露,閉嘴。」

被主子臉色微變地下了禁口命令的蜜露,不禁頗為無辜地噘了噘嘴,乾脆低頭收拾起藥瓶;而就在這個時候,看不過去的藤原景馬上就跳出來出聲,道:「安倍大人,她說的是實話。」

「蜜露不會說謊的。」

安倍恭平回以兩人一枚冰冷的回瞥,登時凍得兩人忍不住打起哆嗦來。

最後,蜜露陪著笑、啟口打著圓場:「不過,主子總算辦好了上頭交代下來的任務,這都該感謝藤原大人的幫助呢。」

不置可否的安倍恭平頓時冷冷地哼了聲。

見主子仍然是那副冷漠淡然的模樣,蜜露於是嘆了一口氣,隨即轉向藤原景,說:「藤原大人,您身上也有傷口,就讓蜜露為您包紮一下吧......」其實自藤原景跟著主子走進門之後,眼尖的她就發現藤原景的手臂上也有多處的傷痕。

「傷口嗎?」藤原景一怔,望著蜜露的笑臉,低下頭來瞥了自己的手臂一眼,「不......不用了。這只是一點小傷而已......」

蜜露馬上噘起嘴,回頭向主子露出求救的眼神:「主子,若是藤原大人戴著一身傷走出這裡的話,明日恐怕又要有新謠言傳出來了......」

安倍恭平十分無奈地抿著唇瓣,沉默了;蜜露見狀,又回頭望向藤原景。

「您瞧,主子並沒有開口反對呢!所以,藤原大人您就乖乖地過來讓蜜露處理傷口吧!」蜜露笑得好開心。

瞅了安倍恭平一眼,再無奈地嘆了一口氣之後,藤原景於是認命地走上窄廊,自動自發地坐在蜜露的面前:「......那就麻煩妳了。」

「不客氣。」蜜露笑了。

然而,就在蜜露專心處理他手上的傷勢而無暇開口,安倍恭平也不多話的此刻,象來靜不了的藤原景於是開口:「安倍,那樣......沒關係嗎!?」

安倍恭平將視線挪過。

「就是......」藤原景面露猶豫,「那個女妖......可以就這麼消滅嗎?」

不知他究竟是何居心的安倍恭平只是淡淡地睇著他。

「她......只不過是個愛子心切到瘋狂的女人而已......」藤原景委婉地說著,眼帶一絲同情之色。

雖然他這麼問是有點晚了,但是......他還是想問出口。因為那個女妖原本是個普通女人,育有一子,然而就在不久之前,她的孩子與她在外走失,最後被拐走孩子的強盜殺死;女人知道自己的孩子失了蹤,於是像發了瘋般地四處尋找,最後成了一隻鬼。

安倍恭平冷漠地開口:「......她始終是個鬼。何況她擄走了不少無辜的孩子,讓許多家庭有了缺憾。」

藤原景聽著他那冷淡陳述著的平靜嗓音,靜默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