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101_1237529275.jpg 

「您沒有聽懂嗎!?」安倍恭平不悅地說:「我說,您也未免太自以為是了!」

倍突然間這麼數落,藤原景感到啼笑皆非地變了臉色,音調稍稍提高了點:「你說什麼!?」

沒有因為這麼大剌剌的發言而感到一絲不妥的安倍恭平與之對視。

睜著一雙責備的眼神,安倍恭平真心地怒道:「你這個人真的是很胡來!你以為你是什麼人!?竟敢不要命地去攔在我面前......」

藤原景當下是愈聽愈覺得好笑,於是抬起手來制止安倍恭平未竟的話:「等等。你這是在責問我嗎?安倍......」

瞬間,安倍恭平立即將一雙冷眼瞥去:「要不然呢!?」

藤原景無話可說地抿起唇來:「......」

覺得很是奇怪的安倍恭平隨即迎視著他,並且開口:「我說的這些都是事實。」

「我知道你說的這些都是事實沒有錯。」藤原景歪首瞟著他,唇邊勾起一抹似笑非笑,「所以我才覺得你這個人真的是很莫名其妙。」

「......」安倍恭平冷冷地瞪他一眼。

藤原景感到十分好笑地繼續把話接了下去,看著安倍恭平的眼底冒出了一絲火花,「你覺得我很自以為是嗎!?」

「......」不然呢?哪個人會像他一樣去攔在妖物的面前的!?

藤原景淡淡地犀利反駁道:「那是因為我見義勇為!只要是普通人都會這麼做的。」

安倍恭平其實不太想反駁他,「......」他敢說這種自己找死和不要命的事情只有他藤原景做得出來。不過,他也很明白當時的他那麼做也只是為了想要救他。

現在反而是自己,就算講道理也站不住腳了。

見到安倍恭平沉默著沒有出聲反對,藤原景瞅著他,最後莫可奈何地嘆氣:「安倍......」見他抬頭轉向他,他忍不住頓了一會兒,這才決定把話尾接下去:「你父母的事......嚴格來說那並不是你的錯。」

安倍恭平冷冽著一張俊臉,沉聲:「......你打探我?」

「......當時的事情鬧得很大。」藤原景攤攤手,選擇了隱瞞陰陽頭的部分。

「既然知道了你還這麼做!?我實在是無法理解你......」安倍恭平撫額道。

藤原景皺眉地望向他,說:「我才是無法理解你!你不是很專注於你的工作嗎!?我這是在幫你!你到底知不知道如果任由那個女妖繼續作祟下去會有何種後果!?何況你答應陰陽頭要好好解決這件事情的,你忘記了嗎!?」

幾個問句便將他堵得就連語氣和態度都因此虛了起來,安倍恭平喃喃地說:「這些我都明白......」

但是藤原景沒有放過他,繼續質疑道:「你明白?你真的都明白嗎!?你剛才可是還在責備我胡來呢......」

「......」

頭一次,安倍恭平被一個不算認識的陌生人給訓得無話可說。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