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等待凌傲日離去後,皇霄才召來了自己的親近下屬,裴沐風。

他們凌雲門的四皇身邊各有一位近身保護的隨扈,專門負責他們的人身安全,不過又由於他們四兄弟向來討厭與下屬公事分明的海派個性,四皇將他們身邊的隨扈都看成是自己的親手足般的重要,因為隨扈就等於是自己的半身。

而,皇霄──風少羽的隨扈便是他召喚而來、此刻正立在他面前的男人,裴沐風,聽說他是因凌傲日的介紹而加入凌雲門這個龐大的經濟組織的,他也同時是凌希寒的同窗。

「主子,有什麼事嗎!?」戴著一副眼鏡的男人便是裴沐風,他的一臉斯文和溫吞是凌雲門內的好好先生,他的個性就如同他服侍的主子,與皇霄一個模樣。

風少羽露出微笑,「這兒沒有別的人,你可以把面具暫時丟下。」同樣溫和的男聲緩慢地說著,風少羽對裴沐風這樣的防備個性很是推崇,因為這點正好證明了自己的屬下的做事實力是絕對很難讓人找出破綻的。

裴沐風沒有應答地點頭,遂動手摘下了在臉上的平光眼鏡,露出一張再斯文不過的清逸臉龐,不甚出色的臉孔是最好的偽裝,可以混淆敵人的注意與認知。

然而,面對著裴沐風的安靜不多話的風少羽似乎又有點不太習慣,因為他的小弟們都是很聒噪的。

「這次的事只有你才能替我辦好,記著,不要洩露一丁點的秘密!」風少羽在他面前落坐。

「我辦的事請您放心。」

風少羽含笑點頭,「其實是希寒她......」故意頓住話尾沒有接下話的風少羽細心地注意到了裴沐風在聽見『希寒』這兩個字時微抖了下肩,接著便一臉的緊張猶豫,因為他沒有把話說完,而裴沐風又急於想知道話下的內容,於是並沒有將視線自他的身上挪開半點,風少羽發覺了,於是露出讚賞的笑容,繼續接了下去:「我聽她哥哥說她已經成為別人的未婚妻了,正想派個人去把她接過來問一問實情如何......」

裴沐風的臉色隨著風少羽的話愈變愈怪了。

「看在你跟她同窗的事兒上,你該是非常願意替我跑這一趟的吧!?」微揚起唇角瞥著即將發作的裴沐風。

「你......你說什麼!?」

喔!來了!來了!

風少羽的笑容愈咧愈大,事實證明原來惡劣的整人因子是會遺傳的,不止是四皇中的皇珣會喜歡整人、愛湊熱鬧,原來好好先生也是會在長期的耳濡目染之下被帶壞的。

「喔!我說了希寒她......」話都還沒說完的風少羽的衣領直接被抖著唇角的裴沐風一把勒住;風少羽頓時哭笑不得,沒想到小弟忘記告訴他他整人是有練過的,請勿胡亂模仿,不然後果自負。

嘖!真沒兄弟愛!

「喂,裴沐風,你先冷靜點啊!那小妮子的脾氣你是了的,她如果真要嫁人的話你也攔不住她的,更何況我們還沒證實她是否真的已經變成別人的未婚妻了啊!?」

裴沐風一經風少羽提醒後馬上就像顆消了氣的氣球般地跌坐在沙發上,垂頭喪氣地思考著風少羽的話。

沒錯!凌希寒這位狡兔小姐的脾氣可拗了,別人的話她向來聽不太進去的,因為自小的凌希寒的個性就是非常地自我,獨傲一方;而他跟凌希寒是在道館認識的,那一年的她只有十歲,而他已十五歲了,初次見面是在道館的練習場前,他是她的小老師。

她非常地聰穎,小小年紀就堅持她要學防身術,認為男生會的,女生也能做到的她的倨強性子很深得他的激賞。

那時,道館的師父是因為他學得比她還快速,所以才要他當武術指導,他因此成為她的小老師,但是凌希寒這位倨傲不馴的女娃兒就硬是打破了他的思考,沒想到她竟後來居上地當上了指導他的小老師。

說起那段日子還真的是很愉快,因為他們每天就是想辦法要比對方更強,這樣的競爭日子也很充實,不過,也由於這樣,他因凌希寒而進入了凌雲門。

是她將他引薦給身在凌雲門的大哥,凌傲日認識的,而她的大哥認為他很有潛力之下才替他引入凌雲門當了皇霄的隨扈,所以,凌希寒和他有著密切的關係。

「嗯,的確是......」裴沐風沉吟了一會兒,抬起頭來動手又戴回眼鏡,「主子要我怎麼做呢!?」

「我是想確定一下希寒的決定是沒有錯的,所以,我想放長線釣大魚吧!這樣說的話你應該懂吧!?」故意地睨了眼回復冷然的裴沐風。

「嗯!主子想看凌希寒的未婚夫嗎!?」

「不只!」風少羽神秘地笑笑,「我還想試他一試,看他夠不夠格當那小妮子的未婚夫婿。」

「好,我知道了!」裴沐風正想轉頭去辦主子交代的事時,風少羽叫住他。

「記著,最好搞大一點啊!」

「知道了!」

於是,一齣戲碼就要跟著悄悄上演,各位看戲的客倌,您準備好了沒!?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