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子,洛公子來了。」將洛唯帶到了東露台上,玄面無表情地向正坐在露台上的皇甫天霽稟報,語氣淡然。

聽見玄又以那句疏離的的稱呼來呼喚自己的洛唯有點難過地瞥著玄那張沒有一絲表情的側臉,心裡肯定玄一定是在生自己的氣,只因為他剛才聽見玄跟他坦承他自己並不是人類的這點之後,他竟當著人家的面露出很害怕的表情。

如果是自己遇到這種情況的話......

洛唯一陣皺眉,忽然間心頭一揪,對玄本人也感到不好意思;因為只要是普通人的話都不願意被人害怕的吧!?
何況他覺得玄大哥表面上看來其實與一般人沒有什麼差別,而他說自己是槐樹精靈的這件事情就好像是在跟他開玩笑似的。

或許,他的反應過於直接了......雖然玄大哥不是普通人類,但是身為精靈的他既然替三殿下做事,所以應當不會害人啊!既然不會對別人的性命造成什麼危險,那麼玄大哥當然就不可怕了,不是嗎!?

懊惱地思考著,洛唯看著玄將他帶到皇甫天霽面前之後,又迅速地退了下去,連句向他道歉的話都來不及跟他說,只能眼帶歉疚的目光盯著玄那抹隱沒於黑暗中的背影而無法做出什麼反應來。

......他真是差勁!

洛唯欲哭無淚地咬著下唇,眸光依依地望著玄離去的方向,不捨得回頭;皇甫天霽發現了,當場不悅地沉下一張絕美的俊容,碧眸轉為深綠色。

哼......

「洛唯!」面露一絲不快地出聲叫住正在原地發愣的洛唯,皇甫天霽看著洛唯因為這句突如其來的呼喊聲音而於瞬間驚回神來,悠然地轉眸覷向他。

「三殿下?」

「還記得我是你的殿下嗎?」皇甫天霽冷冷嘲諷道,轉眸淡掃了洛唯一眼,那涼冷的語氣讓他瞬間明白了一件事。

他在生氣。不過,他為什麼要生氣呢!?

不知道箇中原由,洛唯於是小心翼翼地回應,「是,殿下。」

「過來!」皇甫天霽正坐在一張桌前朝他招手,洛唯沒敢反抗,只好依言走上前去;這時的夜風漫天颯颯地吹拂著,夜鶯啼叫聲迴盪在黑夜的冷風中,聽來特別淒冷。

案上擺了一副文房四寶,洛唯不解地抬頭瞅著正傲然仰首望住他的皇甫天霽,「三殿下,這是......?」

「看不出來嗎!?我在畫星圖。」皇甫天霽撇撇唇,轉眸瞥著洛唯。

「星圖?畫這個幹嘛?」聞言的洛唯還抬頭望了一下星空裡族繁不及備載的閃爍星子,不解地問。

皇甫天霽忽地狡猾地笑了,「這是我每日必做的事情。」

「三殿下會觀星!?」洛唯瞪著案上的白紙上頭被墨汁點了好多個圈,而且上面還有幾個中文字。

「這是當然。我們淮北國的專長就是這個。」語畢,洛唯只見皇甫天霽的那雙碧眸裡隱約閃爍著亮光,有如夜空中的閃亮星子般的耀眼,讓他看得差點怔住,是美人的人果然會讓人覺得看了很養眼......

「淮北國!?」

「我親母妃的國家。淮北的人民全是先知者。」皇甫天霽淡漠地抿唇。

「這樣啊......」洛唯喃喃著。

瞥了眼洛唯此刻思索起來的模樣,皇甫天霽忍不住微然地抿起唇瓣、瞇起眼眸,在心上一陣彆扭過後跟著蹙起細眉,這才緩慢脫口問道:「你跟玄怎麼了!?他剛才的樣子看來似乎不太尋常......」他本來不想知道的,但是看他這麼煩惱,他也只好開口跟他問原因;所以,嚴格說起來這都是洛唯的錯!嘖,他最討厭麻煩了!

「你知道!?」哇!這三殿下的預知本事也未免太厲害了吧......

皇甫天霽揚揚眉,冷哼:「玄是我的護法。」

「對喔......」

「所以?」

洛唯望著皇甫天霽那副似逼供的模樣,因而不好意思地伸手搔搔頭,過了許久才開口說出他與玄前不久的一段談話內容,內容引得皇甫天霽一陣哂笑。

一邊回想、說畢的洛唯憂慮地皺起眉頭,「大概就是這樣了。」

「你究竟是白癡還是笨蛋!?」冷睨向洛唯的皇甫天霽扯扯唇。

「都不是。」嗚,他兩種都不是!

「那我怎麼覺得你看來很像這兩種人啊?」皇甫天霽涼笑道。

「三殿下......」洛唯垂頭喪氣地叫了一聲,「你能不能想個辦法幫幫我!?我知道這是我的錯......」

「要我幫你可以啊!不過你得答應我的條件交換。」皇甫天霽別有所圖地扯唇微笑道。

「好。」為了讓玄大哥不再生他的氣,洛唯豁出去地抿唇答應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