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結果,徹夜觀星、繪製星圖的洛唯就這麼一夜未眠,撐到後來終於在透著亮光的早晨閉上了那雙已經有了一圈黑色眼圈的眸子,乾脆地趴在案上睡著了;而,才剛被玄喚醒的皇甫天霽走到東露台欲驗收成果的時候,第一眼看見的便是這個情況。

瞟向被洛唯壓在雙肘之下當墊手的那好幾張畫得歪歪扭扭的星圖與蟲字,硯台上的墨漬也還沒完全乾掉,想必洛唯真是按著與他的條例交換而戮力了整晚吧!

嘖,這小傢伙還真是不太懂得變通,幹嘛這麼老實地把他的交代做到好呢!?

除開玄他們那些護法不算在內的話,會這麼認真地聽他說話的人大概只有這小傢伙了吧......

撇了撇唇,皇甫天霽忍不住哂笑地踱近桌案邊沿,望著洛唯邊睡邊打著小呼,一副疲憊累倦了的脆弱模樣,心頭卻忽然產生一抹奇異的騷動;不知為何,他緩慢地伸出大掌接近洛唯貪睡的面龐,但是到了他的鼻尖前一吋之時卻又突然自動遏止了。

因為洛唯正在夢囈,微張的紅唇吐出串串低吟:「唔......杏藍......杏藍......」

皇甫天霽瞬間將眉頭一攢,不悅地收回了挪前的大掌,而後微然地抿起唇。

......又是柳杏藍!

他不知道已經聽洛唯提過多少次了,雖然他曉得洛唯只是擔心著柳杏藍的安危,甚至是拜託他幫忙找尋他,但是現在聽見洛唯就連睡著都喊著這個名字的時候,他忽然間感到一陣不快頓時升上心頭。

依他想,這個名字他大概有好一陣子就算想忘都忘不掉了。

感到一陣怏怏的皇甫天霽瞬間脫口揚聲叫喚,「玄。」當話落之時,原本不在露台上的玄忽然一身黑衣地出現在皇甫天霽身後,速度快得不像是是人類。

「是,主子。」

「我要去趟皇帝那裡,這小傢伙......就交給你看著辦吧。」語畢,馬上旋了個身,恰好與一臉複雜的玄視線對望。

「可是......」玄皺起眉,臉上有抹不認同;皇甫天霽知道他在想些什麼,於是緩慢地開口再度補上一句話。

「你的擔憂可以免了。」

聞言後的玄似乎想爭辯些什麼,「但是,主子......」主子並不曉得洛公子害怕他們這些非人啊!

「玄!」碧眸一瞇,皇甫天霽輕喊,然後望著玄驀然地閉上了嘴、垂首,不敢再說出半個字。

「是,主子。」他沒忘記自己曾對主子說過“只要主子說什麼,他們護法便做些什麼”的這句話。

「那麼,我去去就回。」淡漠地抿起潤紅唇瓣,皇甫天霽輕聲道。

「恭送主子。」玄恭敬地彎腰,然後望著皇甫天霽踱出露台、走出霽晴殿。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