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第九章

他其實知道李翔麟是想要藉此機會來培養一下他們之間的感情。

自那日李翔麟與他坦白開始之後,南天昭便被李翔麟看顧得滴水不漏,連陣風都吹不近他身畔。

他懷疑李翔麟似乎是照顧他照顧到上了癮,除了平時處理公事的時間之外,他一有空閒就往他的房裡跑,美其名是注意他的傷勢和擔憂他有沒有好好用餐之類的,其實是對他採取懷柔政策。

沒有哪個人是不愛被溫柔對待與呵護的。

南天昭一臉複雜地覷著李翔麟那張在面對他總是一派溫和的俊顏,忍不住在心底暗歎一聲。

「王爺,我不是尊瓷娃娃......」在被李翔麟灌了一碗藥湯之後,見他竟然給他塞入一枚涼糖中和一下口中的那股苦味的時候,南天昭忽然開口說。

回眸瞥他一眼,李翔麟隨後笑了笑,說:「我並沒有將你當成是尊瓷娃娃看的。」

南天昭垂眼歎息:「但您的行為是這麼說的......」

沉吟了一會兒,李翔麟莫可奈何地輕歎一聲:「......你又對我用敬稱了,鳳雛。」

「......我......」

李翔麟無奈地半攬住他的腰,惋歎道:「你總是在逃避我......」

「不是的,我......」聽見李翔麟偎在身畔,唇邊發出一句聽來很是委屈的話語,南天昭本來想說些什麼的,卻又結巴了。

「鳳雛,我真的不能沒有你。」在他的耳邊喃喃自語完畢之後,李翔麟發覺他的身軀因此僵了一下,忍不住背著南天昭,小小且細微地扯了扯唇。

很好,看來鳳雛已經會因為他的話而稍微地軟化自己的態度了。只不過,想攻下他的心防,還是得繼續付出不少努力就是。

「......」在沉默過後,南天昭逸出一聲很輕微的歎息,但是這個輕歎依然被耳尖的李翔麟聽見了,於是皺眉同他發問。

「難道你不喜歡這樣嗎!?」李翔麟微微地推開他,見他露出一臉訝然,於是在話裡略帶了一絲哀怨的語氣,開口輕問道。

「不是......」頓時,離開了李翔麟那令人感到安心且舒適的懷抱的南天昭,立即蹙了蹙眉。他好像太過依賴對方了,不知道是何時改變的,他開始貪戀起眼前這個人總是給他無償式的溫暖......

唉......

「那不然呢?」用著受傷的語氣想要讓南天昭因此感到愧意,李翔麟忍住想要再將他擁入懷裡的衝動,繼續佯裝著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

「我、我只是還不習慣......」南天昭有些尷尬地撇過頭去。

「那,你喊我的名字試試看?」

覷著李翔麟從眼神底部洩出的那一抹期盼光點,南天昭不由得照做了:「翔、翔......」

「嗯?你喊我什麼?」裝作沒聽清的李翔麟對他拋去一枚鼓勵的眼神。

「翔麟......」好不容易自齒縫裡頭擠出了這生澀的兩個字,南天昭在語畢之後,立即羞赧地掩起半張臉來,不讓李翔麟發現他臉上的困窘表情;反觀李翔麟在聽見他那聲如蚊蚋的呼喚之後,心情愉快得像要飛上天去。

「鳳雛,你的聲音真好聽,尤其是在喊我的名字的時候。」

南天昭聽畢,更加沒敢抬起頭來了;李翔麟則是開心地再度摟住他,沒意外地覆上他那瓣因為細心調養而恢復了一半紅潤的軟唇,溫柔地舔弄著。

南天昭的兩頰瞬間冒出火來,紅得不像樣,想推拒又怕傷了李翔麟的心。

「王......」

李翔麟一邊吻著他的唇,一邊瞇著眼,發出一句警示性的沉吟:「嗯......?」

南天昭無奈,只好改口:「翔......麟。」

「怎麼了?」

「後頭有人。」南天昭閉了閉眼,提醒一下正吻他吻得渾然忘我的李翔麟,他們的親暱行為全被看光光了。

李翔麟一陣怔愣,而後不甘不願地撤退,接著回眸望向站在門外的來人,臉色不悅:「......站在那裡做什麼?有事進來說!」

被點名的管家一陣尷尬,陪著笑容就踏進了門,一雙眼也沒敢亂瞟地低下頭稟報道:「王爺,有位貴客來訪。」

「人呢?」

「在廳裡候著。小的已經讓人先去上茶了。」

「知道了,本王等會兒就過去。」李翔麟皺眉地擺擺手,管家立即知趣地退了下去,臨走前還多瞟了房內的人一眼。

南天昭無奈地扯扯唇,看來明日又有新八卦可以在王府裡頭謠傳上不少時日了。

回過神來的他,轉頭瞥著一臉被打斷好事而心生不快的李翔麟一眼,南天昭頓時覺得好笑地抬頭。

「生氣了?」

李翔麟摟住他,像個孩子似地扁嘴:「我不想離開你半步。」

為他這時突然變得有如孩子般耍賴的表情而失笑的南天昭,忍不住歎氣道:「不行。既然有客人要招呼的話,那你就趕快去吧!」

「......」不情願地抿著唇一會兒之後,李翔麟才歎道:「我等會兒再來看你。」語畢,便在他的雪額上落下一枚憐惜的輕吻,「你今天也要想著我。」

沒轍的南天昭只是催促他:「去吧。」最後,他目送著李翔麟依依不捨地踏步離開房裡的背影。

只是他並沒有料到,來訪王府的這位客人也是他認識的人。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