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著主子的命令領著洛唯到偏廳裡用過了早膳之後,玄耐不住洛唯的央託,於是打算領他逛一逛整座霽晴殿和四周;因為洛唯說什麼反正三殿下不在殿裡、也沒有交代他要做些什麼事,如果一直坐著的話,他肯定會發霉之類的遊說話語,讓玄不得不點頭同意。

何況,主子在出殿前也交代過他了,洛唯要做什麼都可以,只要有他陪同的話。
其實主子還是很關切這個自天外而來的小公子的,只是平素維持著那副冷淡表情與個性的關係,讓他說不出口而已。

陪伴主子這麼久的時間,他覺得主子其實是個不擅表達的人。

轉眸瞥著洛唯一副開心的表情,玄也跟著淡扯唇角,在他那張素來冷靜的面龐上添了一抹難見的柔和。

當洛唯來到門前的大廳,正想與玄一塊踏出門外之際,冷不防地有人踩著腳步往他們的方向直直而來,待洛唯抬首一瞧之時,沒想到是個不認識的大哥。

「我是奉了四皇子的命令而來,這樣東西是四皇子殿下答謝三皇子殿下大力幫忙的謝禮。請問三皇子殿下此刻在殿裡嗎!?」這位與玄一樣身著一身黑衣的大哥面無表情地用雙手捧著一個長長的木盒子,上頭還有幾處美麗的雕刻裝飾著,不過因為年代久遠,雕刻處有幾個小地方已經模糊到看不清原樣了。

「三皇子殿下!?」洛唯訝道,連忙開口笑著回答:「三殿下在前不久出殿去了,您要不要改日......」正想請這位黑衣大哥改日再來的洛唯突然發現身畔冒出另一抹黑影,嚇得他一個怔愣,只能望著玄對擋門的那位大哥開口。

「三殿下於一早就前去面見聖召了,此時不在殿裡。」

「那麼......」黑衣大哥為難地瞧了一眼手上的劍盒,玄馬上會意了,於是淡淡地啟口回應。

玄伸手將長盒接過,「東西我就先代三殿下收下了。請轉告四皇子殿下,三皇子殿下非常喜歡。」

「是,那麼我就先回去稟報四殿下。」黑衣男子拱手道。

「不送了,慢走。」玄點點頭。

待黑衣男子離去後,洛唯好奇地望著玄雙手上頭捧著的那個長形木盒,懷疑地問:「玄大哥,你知道這裡面裝什麼嗎?」

「我知道。」玄轉過頭,對著洛唯輕輕頷首。

「那......是什麼啊?能告訴我嗎?」

瞥著洛唯一臉的好奇樣子,玄扯扯唇:「這裡頭是一把長劍。」

「長劍?」

「對,因為四皇子殿下是個武藝精湛、嗜愛收藏各種兵器的人,他送的禮多半可以猜得到。」

「原來是這樣......」洛唯喃喃自語,想起他第一次來到霽晴殿後碰上的那個極火爆的人便是四皇子,他當時還拿著一把長劍,氣勢威武,名字好像叫......皇甫火闕,還真是人如其名呢!

當洛唯還想再問些什麼的時候,自霽晴殿大門口忽然走來一抹纖靈身影,玄趕忙在他進殿的時候將木盒放下,而後恭敬地彎腰,「主子。」

「三殿下。」見狀的洛唯也趕緊彎腰。

皇甫天霽一個不悅地攏眉,碧眸裡一片深沉。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