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字有這麼長嗎!?這殿裡只有我們三個人而已。」聽見兩人對著他一開口就是呼喊敬稱,皇甫天霽馬上不悅地擰起眉頭,頓時瞟了兩個人於瞬間露出的一抹詫異表情後,負氣地一屁股坐在離他最近的一張椅子上。

看樣子,主子的心情似乎不太好的樣子。

眼見主子的神色不太對勁的玄連忙靠近他,殷殷詢問:「主子,您怎麼了?」

先是不語地抿起薄唇,皇甫天霽猶豫了一會兒才啟口,「皇帝......要我占卜出攻打淮北國的最佳時機。」

「什麼!?皇上他......」玄跟著皺緊眉,沉默了;淮北國是主子的另一個家,皇上怎麼可以這麼做!?這件事裡必定有蹊蹺。

洛唯也同時驚了一下,小臉瞬間皺成一團;淮北國......那不是皇甫天霽的母妃的娘家嗎!?

皇甫天霽無語,一陣沉默之後才繼續說:「不知道是誰傳出來的消息,說是淮北國有意造反,打算擇日揮軍攻上玄燄國,所以皇帝在大怒之下,當眾宣佈了先下手為強的應對政策。」臉色難看地閉了閉眼,玄的神色也隨著一凝。

「那個......不能做些什麼來阻止陛下嗎?」洛唯小心地問道,望著皇甫天霽睜開了雙眸,眸底的碧綠瞬間呈現出一片看不清的深綠色。

「沒用的。」清冷的嗓音滑過兩人耳畔,皇甫天霽搖搖頭:「皇帝是出了名的固執,他想做的事情沒人可以阻止。」

「主子......」聞言,玄的眉頭已經忍不住地打了個死結。

「那,你要怎麼辦!?」洛唯縮著脖子,瞇著眼兒覷著此刻不說話的皇甫天霽,擔憂地問。

「不怎麼辦。」皇甫天霽那張看似思索著表情一個凝結。

「主子?」

「皇甫天......」洛唯皺眉望向皇甫天霽,欲出口的話遭到打斷。

揮揮手,皇甫天霽不願再多說,「沒關係,這事兒我自己想法子。」

「主子......」望著皇甫天霽那副不想多談的表情,玄知道主子此時其實感到很為難,一邊是父國、一邊是母國,任誰都不想在這兩者之間做下選擇。

洛唯覷著憂心忡忡的皇甫天霽的側臉露出一絲的痛苦,忍不住歎了口氣,眼角瞄過一旁被人擱置的木盒,心念一動之後便捧了來,「那,這把劍要怎麼處理?」

「劍?什麼劍!?」皇甫天霽回眸,頓時被洛唯的發問給勾去了注意力,疑惑地發現洛唯的雙手捧著一個長形的木盒子,於是好奇地探頭,綠眸底部滿是狐疑。

「這是四殿下派人剛送來的禮,因為您剛才不在殿內,所以屬下便代您收下了。」玄回答。

「老四?」皇甫天霽疑問,馬上動手拆開了木盒,只見一把長劍正幽然且安靜地躺在盒內的一塊上好的錦布上頭,雙眸驚異地微瞠:「魚腸劍!?」

玄也跟著低首瞧:「的確是。」

皇甫天霽當下皺皺眉,「很像他會送的東西。」淡漠地抿起唇瓣,表情看來似乎不怎麼高興收到這類禮物,而後伸手拿起這柄魚腸劍,轉頭便丟給了玄,看著玄慌忙地以兩手接住,「這東西給你。」

「主子!?」玄訝然的面色一抬,驚訝的眼神直直瞅著皇甫天霽,「這個太貴重了......」何況,這麼名貴的古劍的佩帶者該是他身份尊貴的主子才是,以免外人會閒言閒語說是他這做下人的僭越了。

「反正我用不著,你就帶著吧。」伸手緩慢地撫平衣上皺摺,皇甫天霽支起身,身影頓時隱沒在內殿裡。

「主子......」玄一臉複雜地盯著皇甫天霽的背影喃喃自語著,洛唯也跟著他的視線望了過去,似乎在皇甫天霽身上發現了什麼的他忍不住揚揚唇角。

「沒想到殿下他......」也會害羞!?

他明明就想對人好的吧!?那麼幹嘛要裝成一副冷淡的模樣來嚇人呀!?想想他還真是可愛......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