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東露台上一抹靜謐人影停佇。

飛雲遮月,天邊的零碎星子閃閃爍爍,看來別有淒清的味道;露台上的雕花欄杆上正坐著一個人,那纖細的身形與一襲月牙色白袍在幽暗底特別顯眼。

化成人型的玄身著的黑衣與黑暗一同隱沒,端捧著一盤晚膳,他的步履隨著踏進了內殿、爬上了露台之後,再度出現在光亮的盡頭。

「主子,您該用晚膳了。」輕聲說著的玄踩著極輕的步伐來到那不動身影的後方,微然地蹙眉。

但是露台上的人影並沒有半點回應,讓玄只能愣愣地等著後方沒有動作,末了,向來與主子同心的他在驀然間忽地歎了一口氣,忍不住輕聲啟口喃喃著:「主子......」他曉得主子是在為皇帝為難他的那件事在傷著腦筋,但煩惱歸煩惱,再怎麼說身體還是最重要的,主子起碼也要吃上個幾口飯才是啊......

不知為何,玄前方的那抹人影終究還是有了反應,只不過當皇甫天霽朝著他的方向淡淡揮手時,玄還是只能搖頭、歎氣:「主子......」

「下去吧。」清冷的嗓音飄盪在微涼的空氣中,最後被夜風吹散;玄很無奈地端著托盤轉身往回走,在內殿裡碰上了用過晚膳且正胡亂逛的洛唯。

「咦?玄大哥不是要給三殿下送飯去嗎!?」瞄了眼玄的雙手捧著的盤上的食物一樣不少,洛唯訝異地睜大了雙眸,疑惑:「難道殿下的人不在露台上嗎!?」

望著洛唯那副不解樣子,玄沒轍地歎氣了:「主子是在上頭。」

「哦?」洛唯輕吟一聲,「所以你現在才要上露台嗎?那我幫你拿去好了......」一邊興沖沖地說著,閒了很久沒事做的洛唯便要接手過托盤,沒料到卻看見玄對著他搖搖頭。

「主子說了,他不餓。」當然,也同時謝絕被人打擾。

「他不餓!?」洛唯皺眉,馬上開口反駁:「怎麼可能......」人又不是鐵打的,可以不用吃、喝、拉、撒、睡的說......不過,看玄大哥這副憂鬱的模樣,八成是那個三殿下又怎麼了吧!

於是,洛唯在耐不住滿滿的好奇心而在當下開口詢問:「三殿下他怎麼了嗎?」

玄抿起唇來,瞥著洛唯:「殿下他正在煩惱皇上的那個要求。」

經玄這麼一提,他忽然想起皇甫天霽自面聖回來之後所說的那些話,因而眉尖忍不住輕蹙了一下:「就是那個占卜何時可以出兵攻打淮北國的要求嗎?」

玄輕輕點頭,莫可奈何地說:「是。我想,主子一定非常為難。只是,如果一旦主子抗命的話,主子說不定會遭到皇上下令懲處......」

覷著玄擔憂的眼神,洛唯也忍不住憂慮起來,其實除卻壞心和愛捉弄人這兩點,殿下是個好人,玄大哥也是個好人......不,是個好『精靈』,所以他不想看到他們哪一個人有事,只是這麼想的他又能幫上他們什麼忙呢!?

「玄大哥......」

聽見洛唯擔憂的叫喚聲,玄驀然淡淡扯唇,「......我想,主子一定會有法子的。」

洛唯點頭,「嗯......」希望如此。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