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去愛-《罪與罰的愛情》

這本小說是在我於3/27當日看完<霜花店>後,去站前買的一本書。  昨天閒著~於是將它拆開來翻了~

是說~當我看完之後,不禁覺得這又是個眾多巧合之中的巧合!

主角宇文玥,是東陵國君東陵灝的男妃。自他出生當日,便被東陵國未來的國君兼現下的太子殿下所救,免除了被姨娘們淹死在荷塘中的命運,只因他是親娘施法逆天後的結果。  事情就自這兒開始的。

當年的東陵灝下了一道命令,命令只要是五品官家中有十歲的兒子,必須送入宮中為男妃。也因此,宇文玥在相府安然地渡過了十年。   (在我看來~這是東陵灝未免無獨有偶的計,為了將宇文玥留下,又為了防止眾人拿他當靶心,因此他只能頒布這樣子的命令......汗~)


在入了宮之後,眾人皆用異樣的眼光看男妃們,其中有兩位在受不住之後自盡了;然後,他才知道在男妃裡也有像禮部尚書的十五歲小兒子那樣死活不從、因而上吊自殺的,他留下了絕命書:
生不由臣,死不由陛下!
 
那時候的宇文玥還是個孩子,在尷尬的男子與女子之間無所適從。直到他十六歲那年,經過了校場事件,宇文玥這才明白當年那位自盡的禮部尚書的小兒子的心情,男子與男妃,實是差得太多了,也許死亡是最好的選擇。於是他昏迷,始終不願意醒來。
 
當時的太醫這麼對他說:人不能永遠只去設立目標,那固然重要,可是不會因為時局而改變目標的人,是不夠聰慧的。
 
然而~他還是在東陵灝的救助中醒過來了,不過自他醒來的那一日也就不再開口。有日他聽見了三個宮女在外談論他,羞愧之情使他在樑上懸樑,準備自盡的當下卻又被東陵灝執意救下,這也是兩人有了第一次的親密關係。
 
東陵灝總是隨意且霸道地主宰著眾人的生死。包括那三名宮女,也包括他。他一直覺得東陵灝很難捉摸。
 
命運總是將人安排在固定的位子上,然後就這麼無情地看著誰與誰產生牽連與糾葛,誰與誰都不只是一枚單純的棋子,棋子也是因為選擇而造就了變化無窮的棋局。
 
因為他的乳母重病,宇文玥回到相府探視,當她也離開他而去,他為自己的無能為力而心揪;又見乳母的丈夫一臉面無表情,他責問他為何不將傷痛表現出來。
也許,愛或許從來都不說,但或許又不是從來都不能表達。
 
直到他逃出了宮中,遇上了乾妹子司徒芊芊,她很懊悔自己當年不夠勇敢,這才將她與情人的婚事拖延至今。
 
司徒芊芊:其實只要勇敢一些,早些跟那個墨呆子表白,現在也不會那麼費勁了!  恐懼只能束縛自己,而無法改變什麼。
 
司徒芊芊成昏當日,宇文玥也才明白原來他身邊的未央於早期戀上他,但在發覺皇上對他的喜愛後又放棄了,轉而與他的侍女春蘭尋求慰藉,不知不覺間也只能看著春蘭;宇文玥想了點法子湊合兩人,卻也受到感召,他就如春蘭所言這般,害怕寵愛卻又拒絕過份恩寵,猶猶豫豫地一直不敢跨過去,愛是要去傳達的,不然被愛的那一個永遠不會真的清楚。  (其實不只是愛需要傳達,任何的想法或感情都需要傳達出去的。不然讓自己產生莫名情緒的當事者是不會知情的......) >>所以~我才說是巧合啊!  之前才與好友談到這點......
 
當宇文玥決心向東陵灝表達心意,卻發現了事情不對勁之處,若不是最後他發覺東陵灝為了他而與眾人為敵,甚至是御駕親征,只為了保護讓有心人藉口伏妖孽而起兵作亂的眾人的宇文玥,他終究不會明白東陵灝以什麼樣的心情與心思來對待他。
 
東陵灝老是什麼都不願多說,只用行動表達,也只有聰明人才懂得他的言行為何了。而宇文玥不過是沉溺於在愛與不愛間的傻子,他哪能看清東陵灝的心意!?  (這點不禁讓我聯想到了<霜花店>裡的高麗王,他總是一副莫測高深模樣,態度保留得讓人無法猜透,孰怪洪麟會覺得他難懂。)
 
愛需要被傳達啊~(倒)
 
不過,宇文玥最後才明白,也許成為一個男子是件幸福的事,而能夠抱著心愛的人入眠更是件難得的事!
 
結論:小推此書。裡頭的一些觀念還滿與眾不同的。  不過就是書中錯字太多,擾亂了看書時的興致。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