怔怔地望著柳杏藍那張美麗的臉蛋上綻出一抹淺淺粉色,洛唯這才後知後覺地發現好友不對勁的地方,「杏藍,你說的那個傢伙是誰啊!?」

被問及重點的柳杏藍驀然一怔,隨即抬眸望向疑惑的洛唯,雙頰上的紅暈慢慢地加深的同時也感到些許的不甚自在,只見他囁嚅道:「那個......我......」

「杏藍?」面對的柳杏藍的支吾,讓洛唯的懷疑不禁漸漸加深,「你有什麼事沒跟我說的嗎?」

「呃,我......」柳杏藍難得猶豫,一張臉孔跟著悉數漲紅了,「那個人,他......」

見好友因為羞赧而難以啟齒的模樣,洛唯綻出微笑,他終於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於是促狹地開口問:「你不想走難道是因為......四皇子殿下的關係嗎!?」

「洛、洛唯,我......」柳杏藍頓時抬眸,以訝愕的神情定定地望住此時正笑咪咪的洛唯,而後羞澀地挪開了與洛唯相交的視線、轉而咬起下唇,「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話尾頓住的同時,柳杏藍那張瑰麗的面龐上綻出一抹戀愛中的表情,讓他整個人看起來有些豔媚。

「那不然是怎麼樣的!?」覺得好友面上的那抹羞意很稀奇的洛唯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杏藍臉上的表情明明都表示得那麼明顯了,他還想騙誰啊!?

不過,這樣逞強的杏藍倒是挺可愛的,跟天霽實在是好像......

「我......」

「那......他待你好嗎!?」不打算再為難好友的洛唯乾脆轉了個問法。

聞言抬眸,想起了先前那段養病的日子,然後跟著輕輕點頭:「嗯......」雖然皇甫火闕在救他的時候粗魯到不行,但是當他醒過來、失去記憶的那段時間裡,他對自己可是有求必應,只差沒將他寵上天;而他,也就這麼漸漸地習慣了他那藏在粗線條下的溫柔。

「是嗎?」洛唯微笑了,忍不住喃喃道:「這樣就好了......」只要那個人待杏藍好就好了。

「嗯,那你呢!?是誰讓你想要留下來啊!?」

「我......」說到這個就讓他想起了還臥病在床的皇甫天霽,因而遲疑了起來,當場引起了柳杏藍的狐疑,結果,在微微地瞇起眼兒後,柳杏藍將視線瞥向了洛唯。

「你不想說嗎!?還是你有苦衷!?」

「不是,都不是......」搖搖頭,洛唯忍不住頹喪地歎息。

「洛唯?」柳杏藍緩慢地皺起眉來,事出必有因;洛唯會有這種反應,應該跟『那個人』有什麼關係才是;不過,如果洛唯自己不願意說出來的話,他也沒辦法幫他。

柳杏藍微微嘆氣之後,接著緩慢地伸出雙臂擁抱住洛唯,一邊安慰他:「如果你不想說的話,就別說了吧......」

「杏藍......」也伸手回擁柳杏藍的洛唯感激地喃喃自語著。

正當洛唯想要開口補上什麼話的時候,沒想到自玄明殿外興沖沖奔進殿裡的皇甫火闕一副開心的模樣,一邊張開了大嗓門,說:「小雪,你快來看!我這裡有個好東西要給──」語尾急促地頓住之後,皇甫火闕一踏進門裡就見洛唯抱住他心愛的情人的情形,於是,一把嫉妒之火瞬間燒起,他登時扯開了喉嚨大聲悶吼:「你們在幹什麼!?」

「呃!」反應最快的是洛唯,聽見耳畔襲過一道雷公聲吼的他,趕緊鬆開了一臉黑沉的好友,然後半舉起雙手喊冤,「四皇子殿下,我真的什麼都沒做。」

「皇甫火闕,你那是什麼表情!?」柳杏藍冷冷地問著,一邊瞪向一進門就哇啦哇啦大叫的皇甫火闕。

嘖,他不過是跟洛唯朋友性質地互相擁抱一下而已,有必要對著他露出一副『你在外遇兼爬牆』的嘴臉嗎!?

皇甫火闕害怕情人被勾走,於是趕緊奔上前來,焦急地一邊流淚、一邊棒打鴛鴦:「分開、分開!給我分開!」

差點被皇甫火闕亂揮的拳頭給掃到的洛唯忙不迭地苦笑起來,意欲向誤會他們的關係的皇甫火闕解釋解釋:「四皇子殿下......」那個,他跟杏藍只是朋友啊!犯得著像是趕蒼蠅一樣趕他嗎!?

「我不要聽、我不要聽──」皇甫火闕瞪住洛唯,伸手丟起洛唯的衣襟就發出一串悶吼,將可憐又無辜的洛唯搖得眼冒金星:「小雪是我的!一輩子都是我的!」

「鬧夠了沒!?皇甫火闕,你馬上給我滾過來!」柳杏藍終於發怒了,冷冷的低吼聲傳入了皇甫火闕的耳邊,只見那抹高大的身影瞬間一震,而後停止了所有的動作、也放下了頭頂滿天星星圍繞的洛唯,一副小媳婦樣地朝著柳杏藍撲過去、抱住他就開始大哭。

「哇哇哇,小雪不要拋棄我──」

柳杏藍莫可奈何地伸出手來拍拍皇甫火闕的髮頂,沒好氣地說:「你放心,我不打算拋棄你。」說完,隨即將目光看向洛唯,一邊赧顏、一邊歎氣地說:「你都看到了吧!?就是這樣。」

「......」洛唯撫著被搖暈的頭起身,無奈地望著身形魁偉的四皇子殿下正害怕地緊摟住杏藍飆著眼淚,也因此,四皇子皇甫火闕的將軍形象瞬間在洛唯的心底全數崩壞。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