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紫菀緊緊蹙著如柳細眉,在將燄無雙扶至一旁的躺椅上安置好之後,便開始沉思起來;雖然他曉得燄無雙身上有寒毒,但是憑著燄無雙在御風城多年,也服了不少的珍貴藥物來看,照理說寒毒是不該發作這麼快的。

瞥著燄無雙那放鬆的沉睡面容,楚紫菀猜想這或許是跟她知道了龍擎的傷勢已無大礙之後,因而放鬆了整個人的關係吧......

不過,沒想到除了這個突然冒出來的龍擎外,就連無雙也在這時候給他倒下,這下子處理起來可麻煩多了。

「......」有點沒轍地歎了一口氣,楚紫菀搖著頭緩慢地自椅子上站起,在略略思考過後,伸手在桌上的一堆瓷瓶裡拿過了一個青色瓷瓶,然後踱到燄無雙身畔。

寒毒是個難纏的麻煩,所以在他找到極陽之物來解開之前,還是先以藥物暫時壓抑住它的毒性好了。

這麼思索著,楚紫菀將青瓷瓶打開,在掌心倒出了兩顆萬靈丹,接著扳開了燄無雙闔上的唇瓣,跟著用茶水一併餵了她吃下,這才又回到床邊看顧這個姓籠的傢伙,只因無雙拜託他一定要照顧他。

「真是......」吃力不討好。

因為有些疲憊而在桌上趴了沒幾個時辰,在天亮之後緩慢醒來的楚紫菀先到屋後打了盆溫水整理完自己,當他再度回到茅廬裡的時候,床上和躺椅的兩個人仍舊還沒醒;待楚紫菀吃過了一點乾糧充腹,準備坐回椅子上研究解除寒毒的方子之際,沒想到這時竟從屋外除來隱約的交談聲,讓他防備似地回過頭。

「是誰!?」站起身來走到門前的楚紫菀防備地瞪住來人,不客氣地沉著聲。

「你是......?」來人顯然非常吃驚,帶頭的鳳萳風忍不住皺皺眉,他前幾日來的時候並未發現這個人的存在。

楚紫菀卻是一聲不吭地打量起了眼前的三人,帶頭的男子擁有一張美貌,氣質古靈精怪,「在問別人的名字之前應該自己先報上名來吧?」

鳳萳書愣了愣,笑了:「先開口問人的好像不是我。」

楚紫菀怔住了,冷冷地撇唇:「楚紫菀。」

「還魂草?」鳳萳書驚奇地瞪眸,「你就是那個鼎鼎大名的玉面神醫!?」雖然他的名字如雷貫耳,但是沒想到楚紫菀竟是這麼年輕與俊美。

聞言的楚紫菀僅是輕哼了一聲當作反應。

「你為何在這裡?」

「你們還沒說你們到底是誰。」沒有回答他的楚紫菀瞪了鳳萳書身後的兩人一眼,讓龍瑜飛與燄無塵頓時回神過來。

「在下鳳萳書。而我身後的這兩個人分別是是盤龍堡的龍瑜飛,另一個是御風城的燄無雙。」

「她是燄無雙!?」楚紫菀瞇起眼來瞄向燄無塵,眸光冰冷而銳利,讓在場的人都覺得奇怪,被盯了許久的燄無塵則是一派乾笑。

「怎麼了嗎?」問話的是龍瑜飛,他看了身邊的燄無塵一眼,「她的確是燄無雙沒錯啊!」

然而,楚紫菀卻冷冷地朝著燄無塵開口,視線凌厲得有如見到仇人一般:「你並不是燄無雙!你究竟是誰!?」語畢,鳳萳書與龍瑜飛皆詫異地轉眸望向燄無塵。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