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質問當場的燄無塵登時瞪圓了眼兒,而後望見三人中的龍瑜飛與鳳萳書皆面色複雜地瞅著自己、楚紫菀則是冷凝的懷疑表情,忍不住乾笑起來,一邊擺手道:「呵呵,我還能是誰呢!我當然就是燄無雙啊......」

龍瑜飛皺緊眉頭。

「你說謊!」楚紫菀嚴肅地反駁,跟著說出一句令眾人倒抽了口涼氣的話:「我與燄無雙是舊識,而且她本人就躺在那兒!」沒理會另外兩人聞言後露出的震驚表情,楚紫菀將纖指指上正乏力地躺在一旁躺椅上的女子,開口就朝燄無塵冷聲大喝:「你究竟是誰,說!」

燄無塵愣住了,不過不是因為楚紫菀的冷凝與怒吼,而是楚紫菀說的這句話:『我與燄無雙是舊識,而且她本人就躺在那兒!』,因而急得焦躁了起來,頓時伸手扯住楚紫菀的袖沿用力一拉,「你說她怎麼了!?」

一旁的龍瑜飛與鳳萳書聽見燄無塵沒有反駁楚紫菀的話,反而緊張兮兮的模樣而互望一眼,對他們眼前的燄無雙不是真正的燄無雙這一點,龍瑜飛的不敢置信與鳳萳書的微訝成了反比。

「萳書,難道你早就知道了嗎!?」龍瑜飛震驚地撇頭。

鳳萳書撓首,「我只曉得『她』不是你口中的那個無雙妹妹。」不過也沒想到『她』的真正身份到底是誰。

「那你為什麼不告訴我!?」責備似地攏起眉來的龍瑜飛微怒道。

「我是覺得很有趣而已......」

「真是被你害死了!」龍瑜飛懊惱地掩面喃喃著,終究捨不得與好友繼續計較這件事,不過,當他知道燄無雙並非是燄無雙的時候,他的心頭忍不住跳了一下,是喜悅吧......

瞥了眼燄無塵緊張萬分的面容,龍瑜飛此時的心情是五味雜陳的,即使他不是燄無雙,但他......唉......

「她中了寒毒。」楚紫菀道。

「你說什麼!?」燄無塵鬆開了緊抓著楚紫菀衣袖的手,趕緊奔到躺椅旁跪倒,神情像是快要哭了般的,忙不迭地伸出手來在燄無雙呈現雪白的雙頰上輕輕拍了幾下,發現她還是沒有半絲回應後,於是憂心忡忡地開口急喚道:「姐姐!妳醒醒啊,姐姐!」

龍瑜飛與鳳萳書又被這件事驚得愣住了,原來這個『她』是燄無雙的同胞弟弟,難怪兩人這麼相像。

「你就是無雙跟我提過的那個長得很像的小弟燄無塵吧!?沒用的,她身上的寒毒已經正式侵入各大脈了,再不想辦法救她的話......」喃喃自語完畢,楚紫菀回眸望住燄無塵,「現在只有御風城的烈燄丹可以救她。」

「烈燄丹......」燄無塵恍然大悟,於是快速地自懷裡掏出了他一直攜帶在身上的烈燄丹遞給了猶豫的楚紫菀,急切地握緊了楚紫菀的纖手,說:「烈燄丹在這裡,快點救她,拜託你!」

「可是......」

「你還在可是什麼!?」燄無塵忍不住催促起來。

楚紫菀顰眉,「這是御風城的鎮城之物......」她聽無雙提過,這烈燄丹是她們御風城代代傳下的寶貝。

「還管它這麼多!姐姐都中冰毒了......」當燄無塵一拗起來絕對沒人招架得住,他將丹藥塞到楚紫菀手裡,神色堅定地說:「反正這丹最後也是我繼承的,既然我這物主肯把藥拿出來,你就別計較那些了!現在只有你能夠救姐姐了!」

「......」楚紫菀被塞入丹藥的掌心開始泛熱,轉頭瞥了眼全身正冒著冷汗的燄無雙,咬牙:「好吧!」燄無塵說得對,只有他能夠救得了無雙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