燄無塵向在場的三人坦了白,包括他為何頂替燄無雙的模樣的原由,整件事的來龍去脈讓他們聽得驚訝不已;而楚紫菀則是因為要用烈燄丹救助燄無雙,因此無暇分心,只是在燄無塵自白完了之後,將這三個人一起趕到屋外候著。

「對不起!我隱瞞了你們這些事情......」燄無塵對著不說話的龍瑜飛與鳳萳書低下頭來、深深地彎腰,歉疚的表情在他那張與燄無雙極為相似的面龐上悄然溜過。

「沒關係,反正你現在已經將實話對我們坦了白,這就不是說謊了。」回過神來的鳳萳書安慰似地伸出手來拍拍燄無塵的肩,一邊笑著安撫。

抬起頭的燄無塵感激地朝鳳萳書一瞥,「謝謝鳳大哥。那......」雖然他已經得到了鳳萳書的諒解,但是他一旁的龍瑜飛卻不答話,讓他神色猶豫地轉向他,頓時不知該怎麼求得他的諒解。

此時的龍瑜飛卻定定覷著燄無塵那副小心翼翼的樣子,於是淡淡地抿起唇來,緩慢地朝著燄無塵伸出手──

以為龍瑜飛可能會揍他的燄無塵縮起纖肩、閉緊雙眼的害怕模樣讓龍瑜飛忍不住扯起唇來咧出一朵苦笑,難道他就認為自己鐵定會因他的隱瞞而對他揮拳嗎!?看來他真是不得信任呢......

看著好友露出一臉苦惱樣,伸出的大掌也跟著在燄無塵的面前停住,一旁的鳳萳書見狀已耐不住輕笑,下一秒便直接伸手撈過龍瑜飛的大掌,按向燄無塵的雪頰上頭,此舉驚得二個人皆愕然地睜大雙眼回視他。

「哎,在怕什麼啊你們......」鳳萳書霍然笑了,眼底洩出一縷聰敏,向兩人說:「一個不承認自己不生氣,另外一個也不敢說自己害怕對方生氣,你們可真是有趣,絕配啊!」

「呃......」燄無塵赧顏了,不過不是為了鳳萳書的話,而是龍瑜飛擱在自己面頰上的溫暖大掌。

「鳳萳書!」慌忙地抽回了手,龍瑜飛轉頭尷尬地朝著好友低吼,面色羞慚地泛起兩抹難以見到的紅暈,忽然感覺那隻貼上燄無塵頰上的手緩慢地熱了起來,跟著漸漸地擴散到了四肢,讓他整個人好像快要因此燒了起來。

「噓~小聲點啊!你正牌的無雙妹子還在屋子裡頭急救呢!你想吵得那個楚美人將我們都趕得遠遠的嗎!?」鳳萳書笑著撂下了一句威脅,沒想到竟讓龍瑜飛氣悶得閉了嘴。

「呃......」燄無塵愕然地看著兩人的打鬧,忽然覺得他們的感情還真是好。

「不過,你家那隨侍為什麼要打傷燄無雙呢!?真奇怪,燄無雙不是他的未婚妻嗎!?」雖然楚紫菀剛剛在屋裡已經先行同他們說明了整件事情的經過,但是他還是覺得事有蹊蹺,因而忍不住懷疑起來。

龍瑜飛眼神閃爍,避之不答地說:「......不曉得。」

然而,瞥著龍瑜飛的奇怪表情,就知道好友有話沒說的鳳萳書也不勉強他,反正他該知道的時候就會曉得了。

但是燄無塵卻皺起眉來,「沒想到姐姐離開城裡是因為想見楚大哥,然後順便去探望一下未來姐夫,不過,為什麼她不直接把訊息傳回御風城呢?」

「可能她不想讓你們擔心吧!」鳳萳書思考著,小聲喃喃。

燄無塵瞄了他一眼,忍不住歎了一口氣,「姐姐就是這樣......」

「對了,你私自使用烈燄丹,真的沒關係嗎?」

「這種時候我也無法考慮太多了,因為在我心中,姐姐的性命可比丹藥還重要多了!」

「......」

「鳳大哥,當時你為什麼要假裝中了冰毒,然後再讓龍大哥來找我呢!?如果沒有你,我也不會被龍大哥找來了,而姐姐她......」思及後果,燄無塵蹙緊了眉頭。

「喔......這個啊!」鳳萳書摸摸鼻尖,笑了:「我本來只是覺得龍擎那鬼祟的樣子肯定有問題而覺得很有趣,所以想跟他玩一玩罷了,沒想到這樣還可以誤打誤撞地救了你姐姐。」

龍瑜飛登時翻了翻白眼,原來他也是顆鳳萳書用來取樂用的棋子。

燄無塵沒轍地笑了笑,不答話了。

「總之,看來我們還是得等燄無雙清醒過來才能知道整件事情到底是怎麼樣的了。」鳳萳書下了這個結論,便抿唇不語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