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天》/ 請呼喚我的名字 4



一片漆黑的內室裡在土方時的帶領下走進了另外兩名男子,陰陽師與武士看著身為屋主的土方時自懷裡掏拿出火摺子,然後點亮了屋裡的油燈,使一片黑暗的房子裡頓時間大放光明。

待看清了他們正處在房裡的景象之後,便讓一陣陣存於屋子裡頭許久的溼氣與霉味逐漸在三個人的鼻端前方隱隱散開。

土方時難過地伸出左手搧了搧、皺眉,然後轉頭回望著陰陽師與武士卻若無其事地張著眼兒正打量著屋子的四周,好似一點兒都沒有嗅到這陣溼氣與霉味般的自然與看不見他們的臉上出現一抹察覺異樣的神色。

真是兩個怪人......

土方時暗暗想著,唇角不由得撇了撇,一旁的陰陽師好像以游移的眼角瞥了見,卻是當作沒看見地繼續沉默著,直到武士─源博雅在地上不小心踩到了一張自櫃子裡飄出的一方紙片為止。

感覺自己腳下的異樣的博雅一個低首、瞪了瞪眼地略微移開了踏著紙片的腳,然後微然彎身伸手撿起那張寫有墨字的白紙一瞧──

綾女?

瞪眼望著這兩個字的博雅不解地歪著頭,正要轉眸詢問陰陽師的意見之時卻是冷不防被耳際邊的一串輕言軟語給嚇著了,原來是陰陽師早已察覺了博雅的動作而自動靠上前來,探首也瞪著那兩個字瞧了一會兒。

「哇啊啊啊啊......晴明!你幹嘛嚇人啦!」博雅嚇了好大一跳地猛然回頭,而這聲驚叫聲也馬上引來了一旁好奇的土方大人圍了過來想要探看到底是發現了什麼。

「綾女?」陰陽師啟唇輕聲道,「咦......紙片的右下角還有日期呢......」深思的陰陽師裝作沒聽見博雅的抗議,於是在博雅哇哇叫之時便伸手拿過那張紙片遞到土方大人的眼前問:「這應該是您的外婆所寫的字跡吧?」微笑。

土方時只看了一眼便點頭了,「對......這是我外婆的筆跡......」

「那麼您可知道這代表什麼嗎?」陰陽師再問,但是又見土方時搖頭,「這樣啊......」

「我外婆......玲子她是個難以了解的女人,因為她老是跟空氣說話、偶爾也會自言自語的,旁人都當她是個瘋子,所以也沒有什麼朋友......」皺著眉頭的土方時喃喃著,又似抱怨,「害我也跟著受累......」

陰陽師抿唇,眼瞳轉而深沉,身旁的博雅則是因為土方時的坦述而微微垂首表示難過。

「......原來如此。」

陰陽師這樣語畢後,於是便踏開步伐地想要走出門外,土方時與博雅也原欲跟上的這時,他們卻發現於門外的庭子裡閃過一抹白影子,隨之而來的是一道冷風傳來的一抹幽怨聲音,把陰陽師身後的兩人嚇得面色鐵青地止住了腳步。

”是妳......”

陰陽師望著院子裡那一閃而過的影子露出一抹微笑。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