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天》/ 請呼喚我的名字 5



陰陽師鎮定非常地笑著,優美的唇角微微揚起,對著空無一人的院子發出疑問地輕問道:「妳是誰......?」

博雅與土方時交相恐懼地互望一眼,絲毫不明白自己適才是否看見了什麼奇怪的東西,但見對方皆與自己端著一張驚詫的慌恐臉色、陰陽師望著庭院喃喃自語的怪模樣,就隱約知道了他們剛才是在同種的狀況下不約而同地看見了同一種東西。

而且是可怕的『那東西』......

土方時抖了抖肩地、順口吞了口唾沫,雙眼與博雅一樣地睜得老大,戒慎恐懼地望著四周,雖然親眼看見了那抹白色身影與親耳聽見那道幽怨的縹緲女聲的土方時依舊固執得很,嘴硬地將唇一撇。

「哪......哪、來的不速......之客?等會兒......一定、要找.......阿九算帳!」土方時邊害怕邊地抖著聲,道,好巧不巧地,陰陽師那帶點微笑的光芒的眸子於轉瞬間回了過來,那抹笑意讓土方時頓時覺得自己的心思已被看穿了的尷尬,連忙閉上了嘴。

『玲子......玲子啊......』當冷風呼呼吹拂的時候,也讓這道呼喚聲因顯得更清楚了,陰陽師不禁回過頭去望著沒人的庭院,歪首;那一直站在陰陽師身後方的博雅與土方時仍舊咬牙地觀望著四處,全身抖顫。

就當博雅與土方時害怕地站在陰陽師身後,然後望著陰陽師起腳往門外走去,一邊探口輕道:「請妳出來吧!妳到底是誰......?」

『玲子......玲子啊......』這道聲音一直在夜風裡持續著......

陰陽師忍不住皺眉,只聞聲音離他們愈來愈近了的他不免疑惑,究竟這幽怨靈與玲子巫女的關係是......?

『玲子......玲子啊......』

一直呼喚著玲子巫女的這道蒼老又幽怨的女聲使得陰陽師很是好奇地踏出房門外了,他的這個舉動使得身後的博雅與土方時也只好硬著頭皮跟上他的腳步,往庭院裡邁步而去。

『玲子......玲子啊......妳已經不寂寞了嗎......?妳不寂寞了嗎?』那聲音在院子裡的藤花下出現,陰陽師瞪眼地踱到藤花下,忽然間的,一抹詭異的白影就在那串藤花下、陰陽師的面前隱約地出現了,這情景便將博雅與土方時嚇得瞬間刷白了臉色、互擁。

「救......救命啊......真的有......有那種......東西啊......」土方時鬆了手,牙關直直打顫著、語句呢喃不清,最後在陰陽師的身後迅速地蹲下身來、驚恐地掩住雙眼,恐懼使他不敢回頭。

「嗚啊啊......那是、那是......」博雅瞪大眼,隻手直指著陰陽師面前的那抹白影子,一顆頭顱上只有一隻大大的眼的妖物正對著他們詭異地咧著笑。

陰陽師僅是微笑地暫且回眸瞅住博雅,「不用怕,它不會害人的......」說完,便再度回頭去對上那隻正咕溜地瞅著自己瞧的大眼,問:「妳到底是誰?玲子巫女與妳又有何關係?」

那妖物舔著長舌,哀怨道:「玲子......不是你嗎!?玲子,該把我的名字還來了吧......?既然不叫我,就把名字還給我......!」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