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利地遣走了自家老爹,燄無雙走出門外,神情愉悅地前往龍擎暫居的霜雪閣,當她的腳步一踩上迴廊,沒多久便來到了一間房門外頭。

想那日,燄無道以兩人即將成親為由分開了他們兩個,龍擎也在什麼情況都沒有弄個清楚之時便被塞進了這裡,等待與她成親拜堂,他們這麼多日沒見上個一面,龍擎這時肯定擔心得很。

燄無雙微笑著,抬手本欲敲門,卻聽見自門裡頭傳來一陣聲響,於是驚訝的她便立即躲到了簷邊的某棵樹上隱暱,不一會兒便見一抹人影自龍擎的屋裡推門出現,是老爹!

燄無雙瞪大了一雙眸子,原來剛剛老爹在去過了她那兒之後便轉往龍擎這兒來了,不過就不知道他究竟跟龍擎說了什麼,因為看龍擎倚在門邊、微然露出的那張嚴肅臉龐,教她不禁憂心了起來。

希望老爹別是跟龍擎說些什麼歪七扭八的東西才好啊......

正當燄無雙正暗地喃喃自語之際,燄無道已經在龍擎的目送下轉身離去,身影沒入了另端的長廊上頭,沒幾下便失了影蹤。

燄無雙回眸來的時候,龍擎已經注意到這附近有人存在,於是抬頭四處瞧望,便發現那抹坐在樹椏間的淺淡身影,登時跟著開口皺眉輕喚:「無雙!?妳怎麼在這裡?」記得燄城主說過,未婚夫妻在成親之前是不能互相見面的,而如今,他的未婚妻子卻出現在他房外的樹上,讓他有點訝異。

「啊......」被人發現的燄無雙一臉笑嘻嘻的,似乎沒有意思自樹上下來,而龍擎也只好一直維持著仰望的姿勢,與她交談,「被你看見了。」

「無雙,妳下來。」龍擎同她招手,但是她卻硬是要巴住那棵樹不放。

「這兒的風景很好,我不想下去。」燄無雙笑道,然後看著龍擎一副不贊同的表情,古靈精怪地同他眨眨眼:「哎呀!別這樣,等當了你的妻子之後,我便不能再如此了。」

端詳著燄無雙的笑臉,龍擎無語了半晌才開口,神情複雜:「妳可以不要履行婚約沒關係......」他希望每日看見她的笑顏。

燄無雙聽了,臉色一沉且怔了許久:「龍擎!」

龍擎抿唇不語地望著她,瞅著她那張隱怒的小臉,一邊俯看著他、一邊發話:「你再說一次試試看!?」咬咬唇的燄無雙眼眶兒紅了,當她聽見龍擎竟開口要她悔婚的這句話之後,她原本的好心情就全數被破壞殆盡了,接著是一抹心酸湧上,原來龍擎根本不在乎她。

是啊!龍擎壓根兒沒有親口承認過他喜歡她的話。

「無雙......」龍擎急了,只因他看見燄無雙那副委屈欲泣的模樣。

「你一點都不擔心我嫁的是誰對不對!?你是很勉強才答應娶我的對不對!?」

「我......」龍擎一時間百口莫辯,急得神色匆促,想要說些什麼來挽回補救,但是他卻不知道這時候該說什麼才好。

「龍擎大笨蛋!」燄無雙見他一副為難樣,於是立即哭了出來,跟著躍下了樹頂、往反方向奔回去,還邊跑邊哭:「那就如你所願好了!」

龍擎大驚失色地趕緊拔腳追了上去,終於在轉角處攔住了滿面淚痕的她,然後一把抱住道:「對不起!我不是這個意思......無雙,妳冷靜點聽我說──」

「不聽!不聽!」燄無雙固執地掩住兩耳猛搖頭,淚花紛墜的淒淒模樣讓龍擎心疼地摟緊她的腰,直接將她按回懷裡。

龍擎見她十分抗拒且無法冷靜下來的她,無奈地攏起眉,乾脆一把吻上她,將她圈在懷裡以輕吻細細撫慰,直到她的淚滑過腮邊之時才開口,「無雙,抱歉。我不太會說話,但是我真的這麼想......如果嫁給我會讓妳失去自由或是不開心,那麼我不在乎妳悔婚,我只希望看到妳每日都能開開心心地笑著而已。」

用力地吸了兩下鼻子,燄無雙終於把話聽進去了,登時抬起一雙紅紅的淚眼望住龍擎,不甚確定地問:「真的不是因為你討厭我嗎!?」

龍擎好笑地搖搖頭,下一秒在她的額上烙下一枚輕吻:「妳怎麼會這麼想呢!?我和『他』......其實早就喜歡上妳了!」

「龍擎!?」燄無雙歪首瞪眸,老實說,她很詫異龍擎這次如此誠實地把內心話給說了出來。

「因為妳讓我們接受了妳的存在,也只有妳會如此包容我和『他』了。」龍擎溫暖地笑了。

「龍擎......這樣我不就有兩個夫君了?」燄無雙含淚笑了,伸手抱住龍擎,龍擎則是不語地撫撫她微紅的頰,淺淺笑了。

「是啊!」包容地撫慰著她,龍擎忍不住喃喃:「無雙,謝謝妳。」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