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小記:陰間

這本是《黑廟》的前一本,敘述了在《黑廟》中出場的牛頭主角張曉武和俊毅如何鬥倒司徒城隍而取而代之的故事,只是,內容當然不會只有單純的向上揭發貪瀆,反而一併提起了與陽世警察王智漢、被虐而亡的酒家女謝香婧的事件做了一個巧妙的聯結。

張曉武在還未死前是個偷車賊,專門偷竊車輛換取金錢的他遵守著跛腳老爸的教誨,一不碰毒品,二來不騷擾平民百姓,但是他卻因為小弟的私自主張而死於非命。

剛成為魂魄的他搭著末班的一輛白色捷運列車來到陰間,這才知道原來陰間是個與陽世差不多的空間,熱鬧且喧騰,他按著車上的同班鬼魂的指點,這才粗略曉得陰間的一些事情。

對座的大叔在世被人謀財害命、隔座的年輕人魂魄是個律師,大叔說他申請了陽世許可證,準備上陽世去報復那對害死他的姦夫淫婦;年輕人卻認為他這麼做是在替那兩人消除罪孽。

張曉武聽得懵懂,卻也開始對陰間產生了一點想要探知的興趣。

在這兒插句話,其實我曾經夢過兩次的詭異夢境,在夢裡我也是搭乘著一輛列車,第一個夢裡還有一個蒼白著臉色的車掌與一些稀落的乘客,我直覺這是輛環島列車,每過一站的車上便會多出人來,呵呵!當夢醒的時候雖然覺得古怪,但是我並沒有放在心上;直到我再度夢見第二次,我在像是捷運的列車廂中站立著,對著透明的車窗望向外頭的一片漆黑,對面是黑暗幽深的月台。

或許我也搭過了直達陰間的列車吧!(笑)只不過當時的我像是去觀光一樣的悠哉~(倒)ORZ 說來真是不可思議。

而書中的那位大叔說得可以申請什麼陽世許可證......我聽道家的說法是冤魂可以在地府申請復仇令(那是把黑色的小令旗子,只要此令在身便可以不論何時隨機報復仇家而不會被攔阻),而感到新奇。= =+ 但是我也覺得這麼做是在替對方消罪,倒不如等你仇家掛了下地獄之後讓他去接受殘酷的刑罰來得爽快多了!= =+ 畢竟地府所設的刑罰要比你自己去報復重多了~(陰笑ing~)

當張曉武在陰間遭逢了一樣被仇家給凌虐至死的紅色女鬼謝香婧後,兩人便與這時還是馬面陰差的俊毅合作,打算揭發司徒城隍與仇家相掛勾一事,因而來到了人間。

憶起了死前一切的兩人發覺自己從出生開始便沒有了選擇權,張曉武說自己如果可以選擇,他何必挑一個跛腳的老爸呢!?
當然,謝香婧更是為此困死了自己的一生,因為家境不富裕且負債的關係,當老爸被地下錢莊的人亂刀砍死,自己便犧牲了自我到酒廊上班,只為了償還巨債,而這些環境因素都是她無法做選擇的。

但是,或許就像作者在後記寫的一樣,雖然他們先天都有著『不可抗力』這因素在作怪,但是他們也能在這樣無奈的情況下趁機施力,試圖扭轉什麼的契機,畢竟不是人生中的每件事都是『不可抗力』的。

像阿武就踩在這樣子的灰色地帶上方。他雖偷車,但他堅持著不碰毒品女人,這樣一比較下來,阿武的確要比某些混混或是政客好多了,只是他所做的事情還是錯誤的;香婧雖是酒家女,但被仇家脅迫陷害曾幫助她家的王智漢警察,她卻選擇與仇家力抗因而慘死。

最重要的是自己試著去『努力』過了!

很多事情雖然無法選擇,但這只是命運裡的一小部分而不是全部,只要你想使力,應該可以去改變些什麼的。

話說回來,慘死女鬼探望了自己的家人之後,這才放心地與張曉武展開計劃,孰料事情並不是如此順利,因為他們得知自己在陰間的人間紀錄本子即將遭到竄改,背水一戰的他們終於還是找上了陽世警察,希望藉著他的幫助可以逮補仇家。

他們找上了陽世警察王智漢,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出來讓他知情,所有人便通力合作告上關帝爺,終將司徒城隍的烏紗帽給摘下,俊毅也如願地當上了城隍爺,而協力的張曉武更是被俊毅一起帶入了城隍府裡當個牛頭。

原本張曉武是個混混,極度討厭條子的他卻在陰間裡當上了陰差,這也使得這件事達到了某種的圓滿程度,因此張曉武的生命並不是完全沒有價值的。

即使是現實的人生也為未必是只有黑白分明的,每個人其實都在與善與惡這兩種力拔河,每個人的起跑點或許不同,但是只要願意費力向前,就能離黑暗遠點、離光明更近一些了!

即使是身陷再怎麼黑暗的逆境之中,這樣的權力仍舊保留在自己的手上。

※話說到關帝爺啊~我曾經夢過祂一次,以前我很喜歡去龍山,後殿便奉祀著關帝爺,我偶爾會去舉著香誠敬地拜拜祂,(因為某老同學是祂的信徒,有時她會說著自己的不如意,說神明都不幫她~)替老同學關注一下,希望祂可以多少幫忙她。

不過,就在某日夜裡我突然夢見祂手持大刀朝我砍來,我嚇得縮肩縮頭,原來祂是在替我驅邪......(死),最後,祂留下一絲訊息(有燒香有保庇?汗~)雖然覺得很古怪,但我還是去了。(題外話啦~= =a)

當然,把這夢告知老同學的時候又被她說:厚~~祂都幫妳不幫我......

當下聽了的我覺得很莫可奈何,因為神祇不是每個人都見得到的。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