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這日起,水無情為了貫徹他的計劃,開始不顧勸阻地飲酒作樂起來,很稱職地扮演起昏君誤國的戲碼,而就在他與李臥炎於御園裡一談之後,眾人只當他因右手廢了,才顯得喪志不已。

這天傍晚,水無情坐在偏殿上歡快地飲著酒水,一邊看著剛才被他喚來的青青正神色專注地舞著劍,偶爾會露出一抹淺笑以示鼓勵;而青青則是將所有注意力都放在跳舞上,根本沒有注意到殿上的水無情那張臉上偶爾一閃而逝的心痛表情。

與其說水無情是在執行計劃,倒不如說他正在藉機逃避。

等他完成所有的計畫,他與李臥炎之間也就結束了,他不可能留在這座皇宮裡的,因為他無法看著李臥炎身畔站著任何人。

聽著耳邊輕盈地流竄過宮人奏來的絲竹樂聲,水無情這次什麼都不願再想了,他盡情地喝著酒,一杯又一杯,只可惜的是他未曾醉過,所以他仍舊無法試試何謂一醉解千愁的滋味。

「青青,你跳得真是不錯呢......」一手舉著酒樽,水無情漾出一抹微笑,看著殿下的青青正隨著旋身而緩慢地勾起唇角。

正當水無情這個皇帝在偏殿上喝酒作樂之時,李臥炎正踏著急促的步伐往這兒尋來,沿路上並沒有受到什麼阻礙,因為守衛認得他的身份,也不敢上前攔阻他。

當他走近偏殿之際,青青已然跳完一首曲子,正陪著水無情坐在一旁看著底下的女伶獻舞,眼角瞥著水無情一杯又一杯狂飲,他忍不住勸酒:「皇上,您喝太多了,等會兒您肯定回不去寢殿。」

「沒、沒關係。」水無情的兩頰被酒氣醺紅,神志有些混沌起來,但他的雙眼仍然清明一片,還能神準地按住青青奪過他的酒杯的手,「朕想喝......」

「皇上......」青青不贊同地欲言又止。

當兩人正要爭執之際,李臥炎已從殿門外頭走了進來,恰好看見水無情與青青相執不下,臉色瞬間陰森了下來,「皇上。」

結果他還是來了啊......

水無情無奈地歎了一口氣,回頭看著李臥炎的神情是一片冷寒,隨即知曉他此刻真正生氣了,於是伸手擱下酒杯,突感暈眩地以左手撫額低喃道:「你到這裡來做什麼?」

「皇上!」青青趕緊伸手攙住水無情的另一側,臉上流露出一絲擔憂的表情,李臥炎見了卻面無表情,頓時握緊了拳頭。

他身邊的那個位置......本該是我的啊!

硬是壓下了心頭漫起的一股躁動,李臥炎說:「皇上,眾臣說您今日並沒有上早朝,微臣擔心您的身體......」

「李將軍,朕沒事。」水無情暗地歎息,也不免為自己稍稍感到不值,他果然只是為了這件事而來。

盯著水無情放下左手,李臥炎不贊同的眸光瞟過殿上四處,當下明白了他們剛才在做些什麼,於是臉色更加冷沉了:「皇上,今早自邊關來了密探,說是叛軍打著您非皇朝正主的名義,準備成軍攻城,眾大臣們認為這事必須要您親自下令處置。」

「李將軍,如果你只是要同朕說這些事......」水無情轉頭,「那麼你儘可等到明日上朝後再說。」

「可是,皇上......」

水無情厭煩地擺擺手,「朕累了,你也下去歇息吧!」語畢後,連看李臥炎一眼都不願地轉向青青,對著他道:「青青,扶我回去吧。」

「好......」青青頷首,立即攙著水無情從殿上走下,在越過李臥炎身畔之時還刻意回眸瞪了他一眼。

被遺棄在殿上的李臥炎,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在不多時之後,也跟著僵硬地轉身離開原地。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