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追著徐若思的腳步的安子剛又跟著他回到那棟公寓前方的樓下鐵門,安子剛覺得這兒很是眼熟,眼尾一瞥,馬上記起來了這兒就是他們派出所發現那袋屍塊的地方,於是雙眼一瞠地愣於原地。

「喂!難道...你就住這兒嗎!?」安子剛冒冷汗地將眼一睜大,伸出手來拉住急欲開門的徐若思,驚訝地問。
那扇雕著花的大鐵門和這根電線桿...
沒錯!就是這兒啊!

徐若思聞言氣得鼓著雙頰,不耐地扠著腰回過頭去,一臉的不悅:「都跟你說了我不叫做”喂”!我叫徐若思!徐若思啦!」每當他說出一句話時便朝著身後的安子剛逼近一步,直到他與他的臉面只有幾吋的小距離時,這才停住。

安子剛沒轍地被徐若思拔尖的氣忿聲音重擊著脆弱的耳膜,於是連忙皺著眉、舉起一隻手掩起耳來,一邊妥協地說:「好、好,你是徐若思,我知道了...」邊閉上一隻眼來,偷覷著徐若思那氣呼呼的臉龐。

也不知道為何的,平時不喜歡人的他竟會追著一個萍水相逢的男人跑,而且還主動地跟他攀談,徐若思給了他太多驚訝的”第一次”了!
甚至於,連他都不知道自己會這樣做的原因是什麼。

思索完後,抬眼打量著徐若思對著他齜牙咧嘴的模樣,安子剛感到幾分的好笑,他也不小了,怎麼他的個性卻是似乎還很孩子氣嘛!

「笑!笑什麼啊!?」氣自己跟他挑釁都沒收到什麼效果,人家一副悠哉樣地又沒生氣地抓著他開罵、也沒瞪他,徐若思覺得很無趣,便懶得再搭理他了。
呿~~不好玩...
一個撇頭想自自己的衣袋內掏出鑰匙的徐若思的動作被安子剛察覺,一個制止地按下他的手來,正經了臉色的模樣令徐若思微微怔住。

「放開啦!」徐若思脹紅了臉、氣怒地發聲,「你是沒看見我‧要‧回‧家了嗎!?」不耐煩的徐若思見他沒鬆手的意思後便馬上咧開嘴,以著咬牙切齒的聲音一個字、一個字地說著。

這個笨蛋警察怎麼那麼煩啊!?
難道他們警局裡都沒有事情可以做,然後專門跑來跟他作對嗎!?

熟料,安子剛並未讓徐若思故意裝出的兇惡樣子給嚇跑,反而拉住他的手,輕問:「你真的住樓上嗎?」

「廢言!」徐若思受不了地翻了翻白眼,動手掰開他的手,不想再跟這個笨警察哈啦下去,「不然我哪來的鑰匙啊!?」真是笑話一則!

「那你可知道先前的兇殺案的棄屍地點是這兒!?」安子剛端出警察的架子,淡淡地問著,當徐若思在路燈的照耀下轉過頭來時,安子剛見他是滿臉的神色複雜。

「知道啊...」

「那你還敢住這兒?」安子剛疑惑,記得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剛好是發現屍體的那一天,他明明還被他的幾句戲言給嚇得臉色發青。

徐若思撇嘴,說到這個他就很氣餒,明知道那間屋子跟他極度不合,他在裡頭住沒多久便開始做著惡夢、還有幻聽和幻覺產生,奈何想搬家卻又無能為力,只因為他是個小說家,根本沒有賺多少錢,現在的工作也隨著狀況嚴重而暫時停擺...

「我...」徐若思被說得有口難言。

安子剛見他如此,也不太好意思再繼續追問下去,於是頭一搖,問:「我想...問你一些有關命案的問題,能請你協助我們警方調查嗎!?」

徐若思瞥了眼安子剛的正色,然後猶豫了一會兒地輕輕點了個頭。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