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若思一個人走在傍晚的大路上頭,嘴邊喃喃著不知道在說些什麼,但是他那一張清俊的臉龐染上些許怨怪和懊惱。

無奈地抓著那頭烏亮的秀髮,纖細的青蔥長指耙梳著自己的髮絲,皺了皺細眉的徐若思低緩輕語:「我這個白癡加笨蛋...!」語氣中對自己的怨懟因為晚間吹起的冷風而愈來愈深,仰頭的他隨著沒有幾步的踏步,來到了自家巷口前方的那家二十四小時的便利商店前方。

愣住。

都怪他自己要這樣容易動了惻隱之心,要不然他早就可以離開了這兒了!

偏偏自己愛逞強,還有楊立風的動之以情。

話說回來,他好像也已經沒有閒錢可以另外再租房子了,如果要退租還得付給房東一筆違約金呢!哎...

路旁明亮的路燈已經在夕落前緩緩地一盞盞打開,徐若思望著那幽微的亮光,不禁哀怨起來。
原本他是打算搬出原來的地方就可以不用再操心其他的事而能專心地創作,沒想到卻再跳進了一個不適合自己的地方,他到底是倒了什麼大楣啊!?
該不會是他忘記在過年的時候拜拜,還是初一、十五沒有燒香啊!?

望著天際已經黑如潑墨了,楊立風偏偏又出了門去工作而不在家,要不然他定會記得替他帶份晚餐的,他也可以不用愁晚餐錢。
這樣想著、扁著嘴的徐若思掏著幾乎空空如也的口袋,臉色黯淡地歎了一口氣,走到商店的自動門前方發愣,沒想到當自動門一開、正要踏進門內的他恰好與付完錢要踏出自動門的安子剛撞了個滿懷。

「哎唷──」迎面與高大的安子剛撞了一起的徐若思因反作用力地一個被彈開之時,安子剛一個回神來,眼明手快地伸出手拉了他一把,把他帶入懷中,讓徐若思雖然沒跌跤,卻也還是撞進了安子剛的堅硬胸膛。

「喂~~喂~~你好歹也...」話還沒訓完的安子剛低頭一看,自己懷中的那個正摸著鼻尖和臉蛋直喊疼的俊秀男子不就是上次在警局裡把水潑得他一身的人嗎!?
太好了!
安子剛欣喜地想著,他正想跟他道個歉哪!
上次在派出所裡頭他沒好好地聽他說話,是他太失禮了,只是他跑出警局之後,他又不知道他住哪兒,根本沒辦法再碰上他,為此他悶了好久。

「喂...是你不...」正想發怒的徐若思一個抬首之後便怔住了,怎麼又是他啊!?

那個笨蛋又不信邪的警察!

「喂...剛才是我不好啦!你別生氣...」安子剛抓抓頭,先一步地道歉了,把徐若思又驚了一下。
怎麼!?這個笨蛋警察今天是吃錯藥了還是...?

奇怪地瞟他一眼的徐若思只是皺著眉:「你是哪根筋不對啦!?」

「喂...我只是覺得我錯了而跟你道歉,不對嗎!?」安子剛板著臉地大大反駁,反觀徐若思卻懶得聽他解釋,一個撇過頭要往回走時卻被拖住手臂。

「幹嘛啦!你放手...」徐若思不耐地甩開安子剛的手,粗聲道。

「喂...」赧顏地看著徐若思沒得選擇地留在原地,安子剛這才放心地說:「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好啦...對不起,我跟你道歉...」戰戰兢兢地縮著脖頸、雙手合十,瞇起眼邊觀察著聞言後的徐若思一個撇唇,好像不怎麼搭理。

「哦...那個呀!」轉回頭假笑,「反正我根本不需要你的道歉,你信不信都跟我沒什麼關係,再見!」頓言,「不,是”不見”!」哼!

見他一個轉身欲繞過他的安子剛由他說出口來的話得知他還在生氣他的失禮,於是再度拖住他,安撫:「喂...你別這樣啦...我都說是我錯啦!」

徐若思回眸哼笑兩聲,推開他的手:「所以我說我不需要!」

好言相勸的安子剛見他頭一撇地誓言不聽他的道歉,當下也火了:「喂!你──」他真是”牛牽到北京還是牛一隻”。

「我不叫”喂”!我是”徐若思”!」

「喂...你別走!」安子剛見他準備往巷口走回去,急忙大呼,不知道為何的,他竟也起腳追了上去。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