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徐若思還是帶著安子剛踏入他的租屋處了。

上了三樓,掏出鑰匙打開自家鐵門的徐若思踏步進門,扭開了燈,然後看著小客廳一片剎亮之時,便轉回頭去招呼了聲:「請進吧!這兒有點亂...」微微赧顏的徐若思輕輕撇著唇,其實他不太喜歡讓陌生人進門的,安子剛是第一號。

應了聲”好”的安子剛踩著遲疑的步伐進入徐若思的屋子,順手闔上了鐵門與門板,隨著屋主走進內裡,停佇在沙發前方看著徐若思已經走到廚房的餐桌沿,伸出手來替他倒了一杯熱茶。

「抱歉,我這兒什麼都沒有...」

安子剛搖搖頭,好奇的眼神四處飄盪著,這麼大的起居室就他一個人住嗎!?

滿心狐疑的安子剛瞅著徐若思端著茶向他踱來,使用著他的”若思招待法”,冷淡又疏離地笑了笑,「不好意思,請坐吧!」臉上的笑容似真似假的,但是卻瞞不過當警察、碰過許多人的安子剛,那大概是他自己的防衛心作怪吧!

反正無所謂。

「謝謝...」簡單地說了聲謝的安子剛隨即找地方坐了下來,徐若思也跟著坐在他身邊擺著的那具單人沙發上頭,把熱茶緩緩地遞了給他,見桌沿那台被他擱著的手提電腦,徐若思拿了過去,在安子剛那興味的眸光底下,將它塞進桌子底下。

「喝茶吧!」

安子剛笑笑,垂眼看著自己接過手的杯內裝著少許的冒著白煙的熱茶映出自己的臉龐,輕道:「還記得那天我們撞在一起,我也是請你喝一杯茶,但是你卻通通改餵了我的衣服...」一抹哂笑出現在他的唇邊,這串話教徐若思想起了那天他的確是有點恩將仇報。

咬了咬唇的徐若思的臉上混著思考,表情有點心虛,那天他被嚇得六神無主,難怪會做出他平時不會做的事來。
誰讓安子剛偏偏不信他的話,所以他才會有那種反應的嘛!

眸光一瞥,「喂...你是來問案的還是來找碴的啊!?」徐若思馬上不快地垂下唇角,逗得安子剛露出微笑。

「當然是來問案的囉!」笑了笑,安子剛仰首將些微冷卻的熱茶喝了幾大口,「這兒是你買下的嗎!?」

「不是。」

「租來的?」驚訝。

「對。」

「喂...」安子剛苦笑,他的答案未免太過簡略了吧!?
還是說他根本就是討厭與他共處一室,希望他問完之後快快滾!?
瞄了徐若思那愛理不理的模樣幾眼,「你的回答太簡單了吧...」歎息。

熟料,徐若思瞥他一眼,以一種”你找碴啊!?”的表情瞪他,「不然呢!?你希望我說什麼!?」他肯乖乖配合就不錯了。

「...」沉默了一會兒的安子剛沒話反駁,抿了抿唇繼續問:「那麼你知不知道這兒時常有什麼奇怪的人出入嗎!?還是說...附近的鄰人有奇怪的行為?」

徐若思點點頭,「有啊!」這一次,徐若思倒是很配合地直說。

安子剛亮了亮眼,「誰?」

「除了我以外的的人。」認真。

「......」安子剛無言,他懷疑徐若思是耍著他玩的成份居多。
這樣子...他還要問下去嗎?哎...

只是一思及派出所裡頭、放在冷棟櫃的那袋無名屍他就想歎息,他還得為這樁案子苦惱許久,如果他再不抓到兇嫌的話。

轉念一想,安子剛續問:「那你還記得你那天出入這棟公寓的時候,有碰上什麼人嗎?」

徐若思看著他的喪氣模樣,忽然同情心一來地歪著首就認真想了想,那一天...

他好像在看診回來的時候恰巧地碰上了二樓的房東拎了一包黑色塑膠袋在樓下的子母車附近...

「有啊!」徐若思睜著眼,瞅著聞言的安子剛向他的方向看了過來,但沒一會兒地又懷疑地瞥著他。

「不要跟我說是管理員伯伯...」安子剛挑眉。

「我還打掃的歐巴桑咧!」白了安子剛一眼,徐若思撇唇,「我們這棟公寓的管理員是隔壁棟併管的...」

安子剛攏眉,「原來如此...那?」

「我遇上了租給我房子的二樓房東,他叫楊立風...」徐若思輕道,「當時他還拿了一袋黑色塑膠袋要丟進子母車裡...」

安子剛眼一睜。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