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在不知不覺中黑去了。

傍晚,路燈一盞盞亮於烏黑的天際、淡雲漫捲,路人們漸漸少了、車輛漸漸多了起來,馬路上的車子呼嘯而過,這個時候是眾人下班回家吃飯、學生們下課後的時間。

當楊立風踱著緩慢且沉重的步伐走在回家的路上、幾輛車子偶爾路經他的身邊之時,他總會睜著一雙似是迷途的雙眸淺淺望著自己四周的景況,那種表情好似他的人在原地,而他的心卻是不知飄往何處般的行屍走肉。

那是徐若思沒見過的楊立風的另一面。

背著包包、一臉失落的楊立風一個人走在幽黑的巷路中,那步步略微沉緬的腳步一步步地拖著、拖著的,直到他的眼前出現那道他再熟悉不過的雕花大鐵門為止...。
待他遲緩地掏出鑰匙,接著打開了為他而開的那扇鐵門,楊立風卻突然回眸過來,眼神盯著門外的那根電線桿發了一會兒的愣,然後─

再毫不留戀地收回那專注的眼神,踱步進了門。

繞過一樓的楊立風爬著樓梯走上二樓,照樣的打開了樓梯間的燈,一樣將鑰匙插入眼前的門內、一旋,頓時,大門便打了開來,一片黑暗躍入眼界裡的他不言不語地站在門外,唇瓣輕啟:「...我回來了...子鈺...」落寞的瞳裡映出的是空無一人的大廳、寂寥滿室。

他進入屋內沒多久,楊立風先是把包包扔於沙發上頭,隨意的態度使的包包裡的幾本書隨之露出書角來,那滑出包包的書本上頭的幾個大字寫著:”醫藥學”,但是他理都不理,然後獨自一人地走進廚房裡扭開餐桌前的燈光,一個美侖美奐的廚房於是映入眼底,但是他卻沒有任何感覺了,只因為...那個人已經不在。

馬子鈺,曾經是他楊立風在這個世界上最愛、最愛的男人,只是...

當他有了外遇、移情別戀之後,他的情便隨之冷卻了、凍傷了...。
他們曾經那麼甜蜜、曾經相許,發誓沒有他就沒有自己,這樣的情卻是讓他轉而毀滅一切的導火線。

楊立風從沒後悔愛過他,在這麼久之後,他仍舊忘不了馬子鈺,他的小情人。

垂著眼睫回憶著往事的楊立風在亮晃晃的廚房裡頭開始邊煮著開水、準備自己的晚餐之時,一併緬懷著往事,然後,一個想至傷心之處還微微喃喃自語地紅著眼眶、一邊呼喚愛人的名字。

「...子鈺...子鈺啊...好愛你...好愛你呵...」

唸著、唸著,楊立風的臉龐上混合著傷心、難過、忿怒、深愛,種種的情緒都是因為他,是馬子鈺的棄他而去傷了他,所以...

邊想著的楊立風的唇角下垂著、表情晦暗不明,最後,他轉了個身走到冰箱前方,打開了冷凍庫,自裡頭拿出一罐被塵封不久的透明罐子,然後閉上雙眼地將自己的臉頰貼於因冰箱的冷風長時間吹著、因而冰冷的罐面上,深情摯愛地低語著:「...子鈺...子鈺啊...好愛你...好愛你呵...」

沉浸在回憶裡的楊立風瞇著細長的眼瞳露出詭笑,當他再度轉回身,燈光的光線照至那透明罐子上,裡頭因刺亮的光線而能清楚地映出──

一顆以福馬林藥水浸泡著的心臟...

楊立風像是抱著什麼寶貝似地抱著這個罐子,最後十分滿足地笑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