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過徐若思、回到隊上的安子剛一腳踢開自己辦公室的大門、點亮了天花板上的燈光,看著被他粗魯地踹了一枚腳印的門板嘎吱嘎吱響著、搖晃,他就覺得心情更加悶了起來。

問過了徐若思當日的所見所聞之後,他也馬上要人查過那棟公寓下、專門放置垃圾的子母車啦!
但還是一無所獲。

有點悶的他歪首一想,會不會是徐若思當天根本看錯人了!?還是說他的那位房東真的純粹只是去倒垃圾罷了!?

種種因自己的擅自推論而產生的各個疑問盤旋於安子剛的腦袋裡許久,然後,聽得門板上傳來一陣叩門的清脆聲音。

『叩、叩──』

來人撇著唇,一臉疑惑地站在門邊,怎麼他敲了許久的門板,裡頭的安大隊長就是裝著沒聽見而不搭理他咧!?
納悶的警員小三在疑問了好半天後才看著安子剛回頭來,眸光含怨怪地一瞥著他,「怎麼!?有事嗎!?」

沒料見自己打斷了安子剛的思考的倒楣警員小三摸著鼻子,懷裡抱著一本文件走上前去,「不是啦!隊長,我們已經照你的吩咐去問過那公寓裡的居民,他們異口同聲地說那天不是外出上班就是去串門子...」戰戰兢兢地瞄著安子剛聞言已然灰敗的臉色一眼,暗自哀號,卻還是繼續把話說完,「他們都是些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或是家庭主婦嘛!」

安子剛一臉青白地在他專屬的位子上坐下來,頭疼地撫著額際,喃喃:「這麼說來...那天只有徐若思在案發時間內了嗎!?」

警員小三無奈地撇撇唇,「隊長,不只是你急啊!那個...局長剛剛才在你回來前來過一通電話,說是要你趕緊破案,他好像一直被上級施壓...」

安子剛瞥了小三一眼,皺著眉頭不滿地起身拍桌,臉色超級難看地發飆了:「破案!?」拔高了音調,「他怎麼不替我們想想!?我們連屍塊都還沒找齊啊!根本不知道這屍體的真正身份!就算公開了初步的鑑識,也沒有人來認領!」忿忿不平的安子剛一連珠砲地直說、直罵,小三開始搖頭。

看來,隊長又被惹火了呢...
局長可以一通電話就讓安子剛閉嘴,但是真正倒楣的人可是他們這些當人家部下的人啊!
局長怎麼可以這樣”死道友、不死貧道”啊!?

哀哀怨怨地想著的小三搖著頭轉身,「隊長,我替你去泡上好的茶去,你先等等...」語畢,忙不迭地迴身消失在門外,那速度讓安子剛微微怔住,突然忘記他正在數落人的不是,睜眼。

「嘖!若是你們做事效率有這麼強就好了...哼...」安子剛撇唇,不悅。

再回頭的安子剛滿心氣悶,低氣壓讓他十分難受地擰著那道好看的劍眉、托著腮繼續思考著,眸光黯淡,看來他還得再多跑幾趟徐若思那名三流小說家的居處了。

畢竟,想要破案的線索還是得緊緊抓住徐若思這條線,再從中找出可用的情報,雖然不太可能就是了,不過還是一個希望。

打定主意的安子剛拍案決定,臉色帶著一抹堅決,望著辦公室那扇透明窗外幾名警員們忙碌的模樣,他歎了口氣。

哎...警察還真是難當啊...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