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幾隻鳥凌空飛過窗外的電線桿,路燈已經打開,徐若思所住的這棟公寓的鄰人們也結束了忙碌的一天,踏著疲憊與遲緩的腳步回家。

屋內的燈被徐若思一一打亮,然後一個人站在對外的透明窗前哀怨地歎息著,怎麼時間過得這麼快,他還沒吃午餐,天就已經黑去了一半了,再回過頭來瞄著電視前的桌沿上只擱著一杯熱水果茶而沒有任何能填一下肚皮的食物的徐若思再度垂眼歎氣。

桌上那隨意扔著的已連上網路的電腦和幾片的空白磁片,徐若思剛才正自創作空間回過神來,按了幾枚按鈕後,瞄見網路上那不多的點閱數直搖頭,老實說,他感到很失望。

原以為出過幾本書也小有名氣的他竟然還是敵不過新手的連載文章,看看別人那直往上飆竄的人氣和鍵閱,他就覺得很是自慚形穢。
或許...他並不適合寫文章吧!

頹然地迴過身來坐進沙發中的徐若思一臉的疲憊,要在文壇闖出一番知名度還得靠曝光率,其實書不過是種媒介吧!

一個讓大家認識自己的媒介。

有的人是書寫得平平,但卻是因為媒體而頻頻曝光,導致眾人趨之若鶩,讓他很替那些埋沒的其他作品喊冤。

但是想想,這世界上的事情本來就沒什麼道理了。

徐若思歎氣地拉過電腦,再度再接再厲地準備寫什麼之際,忽然間地感到他的背脊一涼,那種突如其來的冰冷讓他驚惶地撇過頭去,但是卻發現他的背後是什麼都沒有的狀況之下,一愣。

是錯覺嗎!?

盯著身後由他親手掛上牆面的那張他最喜歡的人像畫作一會兒,徐若思見那畫像沒有什麼改變,這才安心地回過頭去,沒想到等他一回過頭去時...

那人像竟由一張原本哀傷、垂眼的面容,瞬間變成一張緩緩揚起唇角、眼兒微瞇的詭笑臉面,最後,他的唇角還緩緩地動了起來,像是原來的那幅畫自己有了生命般的。

”...死...”

但是,毫不知情的徐若思依舊繼續動著雙手手指寫著文章,還邊露出心滿意足的微笑...
突然的,一抹靈光隨即於徐若思的腦袋中乍現,因為他忽然想起了那個警察─安子剛,記得上次他來找他問了一堆有關那分屍案件的問題,他便覺得很是奇怪,這棟公寓那麼多住戶,難道非得找上他嗎!?

話說回來,警察都靠什麼來辦案的啊!?
他們又不是像他這種三流作家,老是得自己找靈感...

還是說...他們的相遇只是種天意的巧合罷了!?

轉著腦袋的徐若思才發現,若不是那件轟動一時的分屍案件,他和安子剛根本是不同世界的人吧...
有時候,世事真的是很難預料呢!

手上的動作沒停過、他的腦袋也一直轉著沒停,徐若思心想,若是他把這樁奇案給寫成小說放到網路上的話...
那一定會受到很多的迴響的!

露出一抹笑的徐若思瞬間停下了那忙碌不停的纖長手指,然後關上原本的網頁,打開繕打文件的軟體,正要動手之際卻感到一陣涼意漫上了他的耳廓,接著便聽見一串男人的呵呵笑聲。

『呵、呵、呵呵...呵...』那聲聲低沉又緩慢的男聲像是倒帶般的慢速度於徐若思耳邊播放著,詭譎的笑聲使得他頭皮一陣發麻,神經末梢緊張地蹦著,然後一個悚懼地慢慢回頭...

空、無、一、物。

但是,耳邊的笑聲卻隨著徐若思睜大的瞳眸而愈來愈大...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