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自搬進新屋已經遇過不下數十次的怪事了,但是徐若思卻還是因為本能而產生害怕的情緒,睜著空然的大眼望著身後幾吋的地方杳然無人,心頭的恐懼卻是愈湧愈多。

伸手關掉了還在跑的電腦、蓋上蓋子,徐若思逃避地掩住雙耳、閉著眼,彷彿只要他這樣做就能遏止耳邊那串串擾人又詭譎的奇怪男人的聲音,但是,他目前只聽得到耳邊嗡嗡作響,難受又駭怕的情緒主宰著他,終於的,他再也忍不住地閉著眼朝四處狂吼。

「你這見鬼的東西!」嘶聲高叫的徐若思也當然地沒有聽見自家門外那陣直響叫著的門鈴聲,逕自起身地對著空氣高聲吼叫,這樣做的結果雖然能暫時驅走懼意,但是也使得他原本就不大的嗓音整個啞掉。

「啊、啊、啊──不要過來!」

徐若思猛搖著頭,害怕的情緒高張,外頭的訪客聽見了他那高分貝的尖叫,以為屋內發生了什麼事,便在外頭急了起來的直踱步,難怪他在大門外按了半天門鈴都沒人理。

不信邪地再度走到門前伸出手來再按上那紅色的鈕的安子剛直皺著眉頭,「喂!?喂!?開門啊!徐若思,你開門!你到底怎麼了啊!?」
最後,發覺門內還是沒有半點動靜的安子剛牙一咬,在樓梯旁找到了一根掃把,便打算利用它的長長把手來撬開鐵門,弄了半天,大門總算是開了,只是門內的尖叫與嘶聲不斷,令他很害怕徐若思是出了什麼事。

他本來是打算找徐若思一起用餐的,沒想到...

「喂!?喂...」安子剛大力地敲著門板,但是他的驚喊聲只喊到第二句便被突如其來打開來的門板裡衝出的一道人影給撞得倒退幾大步。

是徐若思!

安子剛因為反作用地和來人跌成一起,待他睜眼地仔細一瞧,又是徐若思再次把他撞倒在地,第一次是在樓下鐵門外,這一次卻是在他家的大門外,這到底是什麼怪異的緣份啊!?

坐在樓梯間、抱著懷裡直抖著不停、安子剛瞅著把整張臉都埋進他衣服裡的徐若思緊抓著他的衣服不放,半趴在他的身上,嘴邊還喃著幾句碎話。

安子剛的眸光底掠過一抹奇怪。
究竟徐若思是為何嚇成這副模樣的?

被壓得有點難受的安子剛微微推開他,雙手捧起那張埋於他懷中的小臉,狐疑地看著他臉上那抹不安的表情,訝異:「喂?你怎麼了!?」拍了拍他的雪頰,安子剛看著徐若思的瞳眸底的迷茫因他這樣一呼,便微微地散去。

徐若思仰著臉看他,蠕動著丹唇想說什麼卻又突然無法發聲,喉嚨一陣火熱與乾啞,他這才想起或許是他剛才大吼大叫的後果,因此,他遲疑地抬起手來跟安子剛比比他的喉頭,眼神惶然。

安子剛也不呆,隨即明白了,「喉嚨痛?」懷疑地瞥著他,沒料見徐若思嘴一扁、搖頭。
「那是...想喝水?」

這次,徐若思卻氣得掄起拳頭來k他的胸膛,逼得安子剛只好抓住他的手腕愕然地瞪著他,「幹嘛?我又沒惹你...」

徐若思生氣了,自安子剛的溫暖懷裡半爬起身,但是雙腳卻還是不太聽話地直抖,害他徒勞無功地趴回人家身上,再看安子剛那取笑的眼神,他就想把他的頭整個擰下來當球踢。

「別生氣,我扶你進去...」安子剛作勢要起身,但他的手臂卻讓徐若思一個扯住、一臉虛弱地朝他直搖頭,神色不對。

安子剛狐疑地挑了挑眉,「那...我們乾脆去吃飯好了?天都黑了...」

徐若思想了想,這才無可奈何地點了點頭,看著安子剛將他放到樓梯上坐好,然後對著他露出微笑地指了指敞開的門內:「你現在站不起來,我進屋裡幫你拿鞋...」

徐若思只好點頭,沒想到他還滿好心的嘛...

眼神透出一抹思考的徐若思驚魂甫定,他對安子剛的看法似乎有點改變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