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情》6

和水無玨商量過後,他決定事不遲疑,打算今晚就去找水無情問個清楚。他不能浪費皇上特別為他製造出來的這個理清真相的機會。

堅定的沉穩步履停佇在乾清殿的大門外,驀然地抬首望著門匾上那三個看來蒼勁有力的草書大字,李臥炎不禁心神一凜,最後忍不住歎了一口氣。

這裡畢竟是皇帝的起居殿,而鬧了好幾日脾氣的水無情的確也該跟著他回閣了。

這麼想著的李臥炎突然地扯了扯唇,接著走入了殿內。

「上皇?」李臥炎在屏風之後尋不著水無情的身影,懷疑地皺起眉頭來了。

怪了,皇上不是說上皇在用過膳之後就一直待在殿裡的嗎!?怎麼這會兒卻是不見人影了!?

「上皇?」在思考過後,李臥炎再度喊了一聲,發覺還是沒有人回應,於是繞過了前殿,轉往內殿而去。

四周仍舊一片沉寂,再無他響。

李臥炎的眉頭愈形皺攏,莫可奈何地在內殿裡走走繞繞,末了放棄地長歎了一聲,心想水無情很可能不會在屋子裡待太久,也許出殿去了。

雖然他這麼想,但是他的腳跟卻像是有意識一般地自行轉往偏殿而去;刻意輕步的他攜著略微消沉的心情,一邊伸手撩開了宮柱旁的飛紗。

「上皇,您在哪裡!?」多日未見那張讓他又氣又愛的面龐,李臥炎的確有說不出的失落感,只是他不好拿出來表態,更不願意在他們發生爭執之後先行低頭。只因他知道水無情的個性向來都是任性傲然,他深怕若是自己隨意對他低頭,他便再也沒了制他的能耐。

他這是用心良苦啊!但是他那個總是心冷氣傲的皇帝情人根本不懂他的『深怕』......

這水無情,就算成了他的情人,脾性仍舊一如往常那般讓他傷透了腦筋。

李臥炎抿抿唇,就這麼沿路踏進了偏殿內裡,據說皇上老是在無事的時候賴在這裡與他的情人幽會。

環顧著四處因低垂的宮紗而顯得朦朧,李臥炎忽然眼一亮,眼尖地發現似乎有一道黑影在他面前的那張大床的紗帳裡頭輕輕蠕動著。

心下一怔的他於是在回神之後,快步地走上前去,「是您嗎,上皇!?」問句一出,他便察覺那紗後的淺灰色身影驀然地僵住,看來他要找的人就在床裡頭了。

李臥炎垂著眼睫:「請您說話吧!上皇,您為何老是這麼任性!?皇上雖然口頭上沒說什麼,但是他其實很擔心您......」

淺灰色的背影動了動,隨後自紗帳裡飛出一句疑問:「那你呢!?若你在乎我,便不會這麼晚才出現!」

果然是他!

李臥炎瞇細了眸子:「......恕臣無禮,上皇。那也是因為您這一次做得太過份了。」他還沒跟他算下毒的帳,他就做賊的喊抓賊了。

隱在紗後的淺灰身影忽然間自床裡蹦了出來,果真是水無情,李臥炎只聽得他臉色沉凝地對他直言責備:「那還不是你的錯嗎!?是你讓我沒有安全感的!」

李臥炎實在很想喊冤,但是被水無情用手指戳著肩膀,他只能歎息:「上皇,為什麼是我......」他究竟哪裡做錯了啊!?還有那個什麼安全感,他不偷人也沒有見異思遷,這些指控到底是從哪兒來的!?

仰首忿忿地瞪住李臥炎,水無情氣得在原地跳腳:「是你、是你,就是你!」

「......那麼,請告訴臣我的罪名。」望著眼前又撒潑起來的情人,李臥炎無奈地搖頭。

「你沒有盡到當情人的責任!」水無情邊抱怨邊瞪他,「要你喊個名字有很難嗎!?你卻老是喊著『上皇』、『上皇』的......我不叫那兩個字,你知不知道!?」

「......」好吧,這點的確是他理虧,不是只有女人,男人似乎也是需要哄的。

「這樣你知錯了嗎!?」

李臥炎握住他狠力戳在自己肩膀上的纖手,接著擁住還在叨唸的水無情,安撫地拍著他的背脊:「我知道了,是我不對......但是你也沒必要用下毒這招來提醒我吧!?若我不在了誰還能保住你!?」

這根木頭總算有點開竅了。

水無情哼了哼:「你明明就把你的武功看得比我還要重要不是嗎!?」

「你就為這個生氣?」李臥炎驚奇地瞅著水無情臉上那絲不甘的表情,心裡打了個突。

「不、不行嗎!?」水無情撇首,赧顏了;李臥炎當下是愈看愈有趣,最後忍不住摟著水無情笑了。

他吃醋的時候原來是這麼可愛的模樣啊......真是的,他這模樣怎教他不將他擱在心上呢!?

顯然以為自己被嘲弄的水無情裝著樣子悶吼著:「你......你笑什麼!?」

「......無情。」呼喚中帶著一抹笑意,「我生氣是因為你如果讓我絕武,那樣我就不能保護最重要的你了,你知道嗎!?」

水無情兩頰飛紅,頓時結巴了:「什......」也就是說──他完全誤解了是嗎......?

「我不會阻止你再次跟我玩這些小把戲了,因為那是你愛我的證明。」李臥炎微笑了。

「你......你......」水無情當場被李臥炎的結論堵得羞怒交加,想反駁卻腦袋一片空白。

「你臉紅的樣子真是可愛。」李臥炎難耐心動地在水無情的頰上親了親。

水無情馬上緊張地掩起臉,呼嚷著:「你不要看!」

李臥炎立即笑了出來,「我們回朱雀閣吧?」

水無情還是沒敢回眸,在撇撇唇之後,垂睫說著:「......玨兒那小子一直嫌我吵,我就跟你回去好了。」

「那咱們走了。」李臥炎笑笑地牽著水無情的纖手,心情愉快地往外走。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