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情》7

與水無情一起回到兩人居住的朱雀閣裡,李臥炎反手就把門板闔上,這才轉身看向一臉詫異的情人。

「怎麼了嗎?」

水無情瞅著他瞧了好一會兒,這才面露驚訝地以手掩唇:「沒有。只是好奇你幹嘛把門關了而已......」他記得他不是那種會記得小事的人,但是他既然這麼做了,難道──

他這麼做的用意是要在等會兒來個秋後算帳嗎!?他不是都已經乖乖地跟他回閣了嗎......

不過就算如此,他也不會承認自己有錯的!哼......

李臥炎不語地瞄了瞄他,隨即扯住水無情的手,驀然地歎了一口氣:「我想我們該好好地談一談了,無情。」

聽著李臥炎末句的那聲親暱呼喚,水無情自動自發地紅起臉來。

嘖,他又不是第一次被他這麼喊了,為什麼還會像個初戀的毛頭小子一樣赧顏呢!?這一定是他不習慣的關係......

瞥了眼水無情沒有立即答話的那副思索模樣,李臥炎不禁笑了,也許他找到了能夠克制他的那個方法了。不過,這件事他得保密......

「為什麼這次你自己過來了?」搖著螓首,恢復了以往的冷靜的水無情疑惑地抬眸,瞪向李臥炎發問。

說到這個,李臥炎就很想歎氣:「是皇上。」

「是玨兒!?」水無情皺眉,忍不住低聲喃喃:「他又多管閒事了......」下回得找個好機會報復一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他這小子鐵定是吃飽了太閒......

「你又要遷怒皇上了嗎!?他可是我們的和事佬!」李臥炎繼續歎息。

水無情的眉頭打結了,「嘖!我又沒說是那樣,你竟然還猜得著是吧......」這李臥炎,愈聰明就愈不討他的喜歡了,他寧可他像當初一樣傻愣愣的,專門給他耍弄的話多好!?

「當然。我們在一起也好幾年了......」而他卻只是知其一而不知其二。

「......」水無情馬上臉紅,讓李臥炎看得心癢癢的。

「無情。」

水無情臉紅地斜眼睨他,鳳眼底掠過一抹光,那動作看來是那樣的風情撩人,讓李臥炎的喉頭一緊:「做什麼!?」嘖,他又受到他的影響了,真氣人!

「......我想,我們之間沒有什麼可以隱瞞的,所以,你有話也可以對我說。」

這愣呆子最會騙他了,每次他明明有事都不願跟自己說呢......

水無情擺明不信,頓時不快地哼了聲:「哦!?那我想知道你現在在想些什麼!?」

「......你真的想知道!?」

「廢話!」他就知道他只是隨口說說的──

李臥炎立即朝他勾勾手指,「過來。」

當水無情好奇地附耳過去之際,他卻一個不察地被李臥炎緊緊擁住,然後是一瓣略微燙熱的軟唇熨壓而上,驚得他因此瞪大了一雙鳳眸,本想問個清楚,卻被搶先以吻封緘了:「你......唔──」他難得這麼主動啊!

「我想要抱你,無情......」似風的柔情呢喃迴響在水無情的耳畔,外加被情人的熱情目光注視,他忍不住軟了軟腰,瞬間炸紅了兩頰。

「你......呀──幹什麼!?」

沒給水無情答覆的時間,李臥炎心情愉快地將他抱起,大步地走向內殿。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