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695286.jpg 

第八回  腳步

驚險地躲過了銀朱的追殺,花白半蹲半站地靠在城堡裡的迴廊上的一根石柱邊,愉快地揚起嘴角,一邊粗聲地喘著氣。

「哼哼......那個笨蛋銀朱,憑他也想追上我的腳步嗎!?他還差我差得太遠了呢......」偷笑完畢也喘得差不多了的花白,緩慢地支起腰來,拉長了耳朵仔細聽著這附近的動靜,沒意外地聽到了銀朱在另一邊的廊上飛奔的腳步聲,還伴著一串咒罵。

「啊啊──那個臭花白──」他若是不小心給我逮到了,我非把他榨出汁來不可!

花白在對面的廊上看著銀朱在當下喘得跟什麼似的,忍不住嘴邊的笑意燦燦,故意地再度轉身往與他的反方向走去。

貓捉老鼠玩了這麼久,這回他終於擺平銀朱了!

花白得逞地微笑著,一邊使用意念傳送自己來到城堡的大門口,接著沒幾步便消失在綠意盎然的樹海裡。

而,銀朱卻還在長長的廊道上追捕著翹課的救世主大人,一邊氣得整張臉龐都漲紅了。

「臭傢伙!到底是跑到哪裡去了啊──」被耍得團團轉的銀朱,沒轍地站在廊道的中央大聲吶喊著。

最後,再度來到了玄冬的家的附近的花白,不知是第幾次站在別人家的大門口而被黑鷹發現了,接著又熱情不減地將他推進屋裡。

「玄冬,小傢伙又來找你玩了喔!快點出來見客了......」

花白很想轉頭抗議,「誰是──」小傢伙啊!?

他的確是矮了一點沒錯......

「黑鷹,你又在嚷嚷什麼了?」

這時候,屋子裡的玄冬正抱著外衣走出來,恰好見到了滿面笑容的黑鷹,還有......

花白。

玄冬在愣了一下子之後,回過神來:「原來是你啊......」

花白伸手搔頭,有點不知所措:「嗯,是我。」他不知道跟玄冬說過多少次話了,但是他總是在玄冬那張淡然的表情面前,老是無法控制自己的舌頭,幸虧玄冬沒有露出一絲不耐的神色,仍然仔細地聆聽著。

「玄......玄冬,你要出門去啊?」

「是啊。因為食物已經吃完了......」玄冬喃喃地瞥著黑鷹,眸底似乎不經意地掠過了一抹責怪的光點。

「啊啊,真不好意思,誰叫玄冬的手藝真的是很好呢......」黑鷹沒半點歉地整整頂上的黑帽,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我當然要多多捧場囉!」

「那也不用提前把這個禮拜的食物全吃光吧......」

花白愕了一下,轉頭瞥向黑鷹,「黑......黑先生的食量有這麼大!?」

玄冬無奈地點頭:「的確是很大......」一餐要吃約莫十盤的蔬菜沙拉,這食量讓他開始懷疑起黑鷹的胃到底是什麼東西做的了。

「看狀況吧!」黑鷹笑著說。

「......」

黑鷹高興地轉向玄冬:「你不是要出門買東西嗎?那就快點去吧!」希望趕得及今天的晚餐!

「嗯,我這就出門。那麼......」玄冬在簡短的回應黑鷹的話之後,立即轉向了花白。

花白瞬間恍然大悟,笑道:「啊,我也跟你一起去吧!」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