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695286.jpg 

第七回  距離

長長的走廊上忽然傳來一道呼喚聲。

「花白大人──」

負責教導救世主花白之一的導師,在穿越過冗長的迴廊後,直接來到了玄冬搜索隊的第三小隊長的辦公室,探頭朝著內裡四望了好一會兒;然而,就在他發現屋內並沒有救世主的身影之後,這才轉頭朝著屋裡的人開口問。

「銀朱隊長,你有沒有看到救世主大人呢?」都已經到了唸書的時間了,他卻還是沒見到救世主大人前來上課......

「喔?他啊......」不提花白還好,一提到花白的銀朱,額上馬上冒出青筋,讓他那隱隱蓄了滿腹的怒火,只能對著來人發洩:「你要找的那個傢伙剛剛還在這裡打擾我工作,在我忙不過來的時候就這麼跑掉了!」

「呃......」負責教導救世主的導師只能冒著冷汗,支吾起來:「花白大人最近常常到外頭去,而且不知道為什麼,他似乎顯得特別開心。」

銀朱難忍怒火地嗤了聲:「哼,乖僻的傢伙也跟尋常人一樣,都會有興高采烈的時候吧!?」那傢伙要是給他逮到的話,他一定讓他嘗嘗一頓爆栗。

「......因為現在是春天的關係吧?」導師笑咪咪的,瞥著銀朱的表情明顯地一怔。

是啊,就是因為現在是春天,所以花白他根本不用去思考在未來的冬天究竟會發生什麼事情......

只要冬天一到,花白就再也沒法子逃避自己的責任了。

銀朱思索了一下,驀然無語。

另一方面,在一棵頗有高度的樹下,玄冬仰首望著正攀在樹幹上的花白,懷疑地啟口:「喂,你真的沒有問題嗎!?」

「我沒問題。」正努力爬樹的花白,抽空回了這麼一句。

即使他怕高、也害怕自己不能將鳥巢放回原處,但是他更害怕讓玄冬失望或是認為他沒用,因此他很賣力地攀著大樹,一手搆著了樹椏間,接著再將鳥巢完好如初地放回去。

望著巢裡的鳥兒們正睜著一雙靈動大眼瞅著他瞧,他微微地笑了笑,直到聽見底下的一句呼喚聲傳來。

「花白。」

「喔?」

玄冬朝著還抓的樹枝的花白招招手:「你快點下來。」

「嗯,我現在就要......」花白露出了一抹微笑,沒想到當下腳下一個踩空,讓他的身軀就這樣直直墜下,他因此發出了一聲尖叫,「哇啊啊──」

「!!」玄冬驚詫地瞪眼,在花白直接摔在草地上之前,反應迅速地坐到樹下接住了由上方墜落的花白。

「好痛......」即使自己被玄冬穩穩地接住了,但是他的後腦也撞到了往外延伸而出的粗壯樹根,讓他痛得眼角沁出了一滴淚珠,隻手撫著痛處低聲地喃喃。

覷著花白緩慢地支起上身,玄冬貌似責怪似地說:「還說什麼沒問題呢......」

花白當場尷尬地笑了出來:「對不起。不過我確實地將鳥巢放回去了喔!」語畢,一手還指著上方。

玄冬皺起眉,忍不住望住他的笑臉,嘆氣了:「......你真是的。」無奈地伸手拍拍花白的髮頂。

「......」花白微愕地仰頭望著玄冬那朵沒轍的淺淺笑容,忽然想起白梟從以前也是喜歡這麼與他接觸。

白梟......他真的必須殺死玄冬嗎!?

他其實不想背叛任何人,因為距離冬天還有一點時間,所以......暫時這樣渡過應該沒有關係的,只是──

他可不可以......讓玄冬不用迎接死亡,也能一併拯救這個世界呢!?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